宁夏在线2016-01-23

“顶级医闹”警方说滞留医院说打砸

YOUNG   

深读特约作者

打赏小编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1月18日,中科院大战北医三院事件继续发酵,去世孕妇的丈夫公开否认有过打砸行为,并希望院方公布监控录像以证清白。对此,北医三院院长乔杰对新浪《新闻极客》表示,院方不会公开监控,以免对家属和受伤的医护人员造成二次伤害,但可以提供给警方。这是孕妇在北医三院死亡事件发声后,乔杰首次就事件发声。1月17日,《新闻极客》曾以题为《中科院大战北医三院,顶级医闹真相扑朔迷离》进行报道,一名34岁...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北京大学第三医院

  1月18日,中科院大战北医三院事件继续发酵,去世孕妇的丈夫公开否认有过打砸行为,并希望院方公布监控录像以证清白。

  对此,北医三院院长乔杰对新浪新闻极客》表示,院方不会公开监控,以免对家属和受伤的医护人员造成二次伤害,但可以提供给警方。

  这是孕妇在北医三院死亡事件发声后,乔杰首次就事件发声。

  1月17日,《新闻极客》曾以题为《中科院大战北医三院,顶级医闹真相扑朔迷离》进行报道,一名34岁的产妇杨女士在北医三院经抢救无效死亡。而杨女士所在单位中科院理化技术研究所给北医三院发来红头文件,要求医院对死者死亡原因进行调查。随后,网上流传出死者家属组织数十人医闹队伍打砸医院,索要千万赔偿的消息,引发网友热议。

  目前,包括央视、《人民日报》、《检察日报》在内的多家权威媒体,均对此事发表了评论。《人民日报》的评论称,多年来医患关系紧张,甚至催生了频繁出现的专业医闹,不仅让医护人员惶恐,也给很多患者带来不安。曾有医生感叹,不怕你告、就怕你闹,不怕流泪、就怕流血。化解医患矛盾,已到了必须重装操作系统的时候。

  而据《北京日报》报道,目前北京市卫计委已经针对此事展开调查,但尚无结果。卫计委称,坚决支持医患双方依法处理此事,同时也反对和谴责医闹行为。

网上流传的“北医三院院长乔杰朋友圈”不实网传的北医三院院长乔杰微信不实

  院方称不会把录像公开但可以交给警方

  1月18日,《新闻极客》在北医三院妇产科看到,医院秩序一切正常,五六对怀孕的夫妇正在妇产科门口的椅子上等待检查

  一名正在等候的张姓孕妇表示,已经从网上得知了中科院大战北医三院事件,但对自己来医院生孩子并没有影响,我这号还是好不容易排上的,肯定还是在这里生。虽说北医三院的妇产科在全国都比较过硬,但上个星期有孕妇在这里出了意外,我心里还是多少有些紧张。

  而在微博上,流传出一篇据说是北医三院院长乔杰的朋友圈截图。该朋友圈以乔杰的口吻写到,纷扰的一周终于过去,北医三院用最大的诚意、最短的时间还原了真相。我们痛惜患者的逝去,也深知医学艰深,医路坎坷。既然选择了这条路,我们会对得起这个职业。也希望全社会增加对医学的了解,更希望这一事件的后续处理能成为中国处理医闹的里程碑式的范本,避免医闹事件在国内愈演愈烈的趋势。

  18日下午,《新闻极客》联系到北医三院院长乔杰,对方表示,她从未写过类似的朋友圈,网上流传的内容也非她本人所写,目前北医三院所有关于该事件的声音,都以我们发布的官方声明为准。

  此前,北医三院的官方声明中,称家属数十人聚集并滞留北医三院产科病房,在病房大声喧哗辱骂,打砸物品,追打医务人员,严重扰乱北医三院正常医疗秩序,对其他孕产妇生命安全造成威胁。对此说法,逝者的丈夫张自强曾表示,希望院方公开监控录像。

  但北医三院院长乔杰称,院方并不会对外公开监控录像,现在医患关系已经很紧张,如果再公开录像,会对家属们和受伤的医护人员进行二次伤害,这也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但院方愿意把录像提供给警方。

此前的“红头文件”此前的红头文件

  丈夫因太疲惫错过怀孕妻子11个电话

  在北医三院发生意外的孕妇杨女士的一位朋友告诉《新闻极客》,杨女士本人工作认真勤恳,为人和善。网上所说的多次怀孕是事实。

  1月17日中午11点35分,网名为@冰的同学的微博用户发文《悼念另外一面的声音》。

  文中称,原本不愿意发声,但冰的爱人在澄清医闹后,又陆续受到其他质疑,而他的账号无法登录,所以发文一次把问题说个明白,并且表示,涉及当事的内容大多由冰的爱人提供。

  文中提到,1月16日北医三院发布的官方声明,内容并不翔实,质疑的声音纷至而来,给冰的家人、朋友、甚至领导,带来了巨大的压力。此外,网上出现大量的科学帖子,说杨女士是高危妊娠,难逃一劫。但没有人提及最后一夜,冰是怎么在痛苦中一直撑到最后一刻,也没有得到救治的。

  对此,该文表示,杨女士的爱人张自强是在1月10日晚间九点离开病房回家休息。11日零点后,杨女士开始出现疼痛,并打电话找爱人去医院

  但张自强因过于疲惫,错过了杨女士的11个电话,直到家里电话响起,才醒来并立刻赶到医院

  0点到2点间,院方分别请了内科和外科大夫会诊,会诊中明确提及有夹层可能,建议彩超排除。但之后却一直没有人再跟踪此事。之后,杨女士的血压波动剧烈,持续疼痛,只能坐,由爱人在背部按摩缓解疼痛,随后逐渐出现腿部麻木。张自强7次去护士站要求冰的主治大夫到场(主任医师),却没有人来。而当晚,冰的主治大夫就在医院。当时,冰还劝爱人说,别找了,等到8点大夫就来了。

  文中还称,大夫们是在张自强大叫后才冲进病房,将杨女士推去抢救室。

  如果冰真的如医院声明所说,是在多人抢救无效后去世的,那么冰的家属也不会这么悲愤。真相是冰和她的爱人经历了痛苦,却得不到重视和救治。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