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途旅游网2016-06-01

江西最美班花,名不虚传

宁编NX0016   

深读特约作者

打赏小编
两年的时间,一个名字被无数人提起,一条天街,被千千万万的人踏足。到达这里游人总是把她的名字与丽江相提并论,可这不是第二个丽江,这是唯一的篁岭。婺源,排名全球最美小镇前十,“篁岭晒秋”入选“中国最美符号”。篁岭晒秋声名鹊起,春晒水笋,夏晒山珍,秋晒果蔬,冬晒乡俗。六月六,篁岭每年至今还保留着洗晒节的传统习俗。篁岭独特的地形地貌以晒绘就出世界独一无二的“晒秋”农俗景观获得最美乡村的荣誉。2014年国庆...

两年的时间,一个名字被无数人提起,一条天街,被千千万万的人踏足。到达这里游人总是把她的名字与丽江相提并论,可这不是第二个丽江,这是唯一的篁岭。

婺源,排名全球最美小镇前十,“篁岭晒秋”入选“中国最美符号”。篁岭晒秋声名鹊起,春晒水笋,夏晒山珍,秋晒果蔬,冬晒乡俗。六月六,篁岭每年至今还保留着洗晒节的传统习俗。篁岭独特的地形地貌以晒绘就出世界独一无二的“晒秋”农俗景观获得最美乡村的荣誉。2014年国庆节晒国旗,2015年晒中国地图,晒抗战徽标,用农作物拼出巨幅标识图,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等。每逢节假日,一系列不同的晒点引起全国轰动,一些景点纷纷模仿,亦有一些大大小小的餐饮、宾馆也各自取名叫“晒秋人家”、“晒秋客栈”等。篁岭,今非昔比,每年各大报刊、媒体、央视频繁报道,甚至欧美著名媒体机构也对篁岭青睐有加。

同时篁岭成为婺源最美班花,甚至成为江西最美班花,也频繁登上网络热词榜,以及最受关注的网红明星。篁岭,凭借着自身的独特魅力,开始享誉中国,走向世界。

篁岭一夜成名,离不开景区辛勤的工作人员,兢兢业业,齐心协力。亦离不开认可篁岭五湖四海的游客们,他们到达篁岭不仅是赞美,且用镜头记录下向亲朋好友分享。在我的微信朋友圈里,来过篁岭的游客百分之九十九都会见他们晒一组或多组关于篁岭的风景,百分之十的人会选择篁岭晒秋作为自己的头像或背景。他们晒出自己的幸福和快乐,晒出这座村落的与众不同。

村里的人常居山中,很少走出去看世界,大概连他们自己都不曾想到,如今世界各地的人都来看篁岭。

这两年,全国各地的游人纷至沓来,他们都远道而来鉴赏最美班花(乡村篁岭)。其中,来参观的人有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国家旅游局局长李金早、副局长杜江、中国作协主席铁凝、中国作协副主席何建明等。亦有白皮肤的欧洲人、黑皮肤的非洲人,还有都是黄皮肤、却分不太清的韩国人和日本人。

篁岭除了看晒秋和油菜花,另有很多看点,70余棵红豆杉,一百多户房舍,500米天街,一千年的香樟树和香枫树。亦有工艺精湛的砖雕、石雕、木雕,还有古色古香的徽派明清古建筑。古村落中,古巷、古宅、古桥、古井、古书院、古牌坊、古戏台、古祠堂等应有尽有。天街上,书院、茶坊、砚台、木艺、酒肆、食府、客栈等一应俱全。

除此之外,篁岭四季风光各不相同。春天,篁岭的气质穿什么颜色的衣服都倾国倾城,万物复苏时,百花齐放,粉色桃花怒放在马头墙下,纯白梨花开在鳞次栉比的房舍间,金黄油菜花盛开在万亩梯田中,还有许许多多叫不上名字的花,红的、紫的、蓝的……千姿百态地开在乡间路上。夏天,青山翠竹环抱,篁岭像是躲在世外桃源的避暑山庄,待在木屋里,彳亍在古树林里,便觉清凉了一夏。秋天,篁岭浓妆淡抹总相宜,晒秋焕然一新,辣椒、皇菊、格外妖娆,枫叶亦多情、片片话相思。冬天,晴日里便觉这里的阳光格外明媚,蓝天特别的湛蓝。雪天,这里又像是童话世界,篁岭似白雪公主,冰雪美丽

摄影/曹加祥

城市快节奏的生活待久了难免心身疲惫,总想找个惬意舒适的地方放松心情,回归自然。而这个地方,篁岭是不错的选择。篁岭有500年的外貌,亦有五星级的内在,100多间客栈,60多间精品民宿,每间都有独一无二的装修风格。这里四面环山,没有汽笛声,每天早上睡到自然醒,或着被鸟鸣声叫醒。

醒来,你会闻到植物的体香,沁人心脾,那是千年香樟树散发的香。然后,推开窗就可看见五色晒秋和梯田花海,或者看到不一样的海市蜃楼与春暖花开。

摄影/曹加祥

在篁岭天街上,可以放慢脚步缓缓地走,这里没有车来车往,没有城市的喧嚣冗杂,这里的每一个转角处,都能嗅到不同的味道,这里有皇菊清淡的味道,有咖啡浓香的味道,有米酒酸甜的味道,有豆腐脑儿时的味道,有火锅麻辣的味道,亦有纯朴的人情味道。到了这里,只想静下心来驻足发呆,凝目着一道道耳目一新的风景,脚下的青石板,墙角处的小花,屋檐上的野草,枣树上的小鸟,樟树上的松鼠,石耳山中的白云,天空中的云霞,村落升起的炊烟。在这里,一不小心就会被木门的吱嘎声穿透心灵的归宿,一不小心就会被一段悠扬的笛声唤起陈年往事,一不小心就会被这里的溪流声涤荡在心间成为知音。

篁岭,有多么真实就有多么诗意。有位诗人曾来到篁岭恋恋不舍的说过:“在这里,我想抱着大树亲吻,我想枕着石头睡觉。”我想,这位诗人不仅是喜欢这里的风光,还爱上了这里的自然

摄影/蓝馨月

我呢?作为一个他乡人,选择留在篁岭做一名村姑,开一家小店虚度时光,除了爱上这里的自然风光与民俗文化,我还在等什么……没有人曾告诉我,于是过得很平静,亦知足。

摄影/野冰

“不是闲人闲不得,能闲必非等闲人。” 如是,做一个非等闲的村姑,以自己的步调在篁岭虚度时光

摄影/蓝馨月

篁岭像一位隐士,隐匿在深山桃源中,被渐渐发现后,光芒四射。有人鉴赏了这里的美景,亦想阅读这里的历史。篁岭是一个民俗文化村,自然不缺人文历史。清朝之时,这里走出了父子宰相曹文埴和曹振镛。曹文埴为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二甲第一名进士,后官拜户部尚书兼管顺天府尹,晋太子太保,因其引徽剧进朝入宫,被尊为京剧的鼻祖。曹振镛为乾隆四十四年(1781年)进士,为道光帝师,历任内阁学士、武英殿大学士、吏部尚书兼工部尚书、军机大臣,晋太子太保、太子太傅。曹氏父子宰相,操持朝政75年,成为中国历史上有重要影响的人物

若是有人继续问:“篁岭还有哪些历史?”而我的回答是:“篁岭的今天就是明天的历史。”一 座濒临消亡的古村落,在一群有志之士的拯救下,摇身一变成为一座崛起的古村落,成为最美班花。

篁岭得天独厚、风光旖旎、因为美丽且耐看,便是一座反复去了都不会觉得腻的地方。

宁公网安备 64010402000063号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