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声大作史2016-06-01

台湾辜家百年:父效忠日本仍受蒋介石褒奖,子参与构建九二共识

宁编NX0016   

深读特约作者

打赏小编
文/于校长台湾近代历史上,出现了著名的所谓五大家族:基隆颜家、板桥林家、雾峰林家、高雄陈家和鹿港辜家。这五大家族,集百年来台湾政治、经济、文化之大成,涌现了众多风云人物,有的家族更是历经清朝、日据、光复以后三代而不衰,最有代表性的就是鹿港辜家。【辜家第一代:辜显荣】鹿港辜家的发迹过程非常特殊,首先要从甲午战争说起。“闷声大作史”曾有专文论述甲午战争中李鸿章合纵连横,试图力挽狂澜,奈何形势比人强,在...

文/于校长

台湾近代历史上,出现了著名的所谓五大家族:基隆颜家、板桥林家、雾峰林家、高雄陈家和鹿港辜家。这五大家族,集百年来台湾政治、经济、文化之大成,涌现了众多风云人物,有的家族更是历经清朝、日据、光复以后三代而不衰,最有代表性的就是鹿港辜家。

【辜家第一代:辜显荣】

鹿港辜家的发迹过程非常特殊,首先要从甲午战争说起。

“闷声大作史”曾有专文论述甲午战争中李鸿章合纵连横,试图力挽狂澜,奈何形势比人强,在日本谈判期间与伊藤博文的较量中几乎完败,最终以割地赔款告终,李中堂脑袋还挨了枪子儿负伤回国。待中日达成协议之后,日军便开始武力接收台湾

没有中央政府的支持,半官半民的武装力量终究难以抵抗日本正规军的正面进攻,台湾落入日本帝国手中只是时间问题。笔者犹记得小时候的历史课本中记载台北失陷于日军的过程,有这一句话:“日本在汉奸引导下入城……”。当时就甚为气愤:怎么汉奸就这么多呢?这汉奸是谁呢?长大以后才知道,原来他不是别人,就是百年鹿港辜家的奠基者:辜显荣。

台湾被迫割让的消息传来后,当地士绅不肯束手就擒,成立了著名的台湾民主国以求抗拒。虽然台湾民主国仅昙花一现地存在了100多天,仍向日本人展现了中国人反抗异族暴力统治的决心,甚至还让北白川宫能久亲王命殒攻台之战。然而诸事毕竟筹划于匆忙之中,台湾民众的抵抗相对涣散,主客各军互不统属,难以调遣;被推为总统的唐景崧领导无方,率先逃命,只留下台北人民陷入土匪和广东籍溃兵的劫掠之中,尸横遍野,哀嚎满城。多年后我们阅读连战的祖父——台湾著名历史学家连横先生在其著《台湾通史》中的记载,依然能够体会出台人在被割让、被抛弃时的种种愤懑之情。

十三日,日军以一大队迫狮球岭。台人请景崧驻八堵,为死守计,不从。营官李文魁驰入抚署,大呼曰:“狮球岭亡在旦夕,非大帅督战,诸将不用命”。景崧见其来,悚然立,举案上令架掷地曰:“军令俱在,好自为之”。文魁侧其首以拾,则景崧已不见矣。景崧既入,携巡抚印奔沪尾,乘德商轮船逃。将出口,炮台开炮击之;适德兵舰泊附近,以其击已船也,亦开炮击。当是时溃兵四出,劫藩库,焚抚署,土匪亦乘发,斗死者五百余人,哭声满巷。如是两昼夜。林维源、林朝栋、邱逢甲相率去。艋舺绅士李秉钧、吴联元、陈舜臣等议弹压,而无力可制。往商大稻埕李春生,请赴日军求镇抚,无敢往者。鹿港辜显荣在台北,见事急,目赴基隆,谒总督,请定乱。许之,日兵遂进。十四日夜半至城外,城兵犹守战。黎明乃陷。十五日,川村景明入台北,以骑兵略淡水。十八日,能久亲王至。二十一日,总督桦山资纪亦至,遂开府于此,以理军民之政。

【北白川宫能久亲王

日军进迫台北前,城内秩序大乱。商绅想恢复秩序,但却无能为力。有人想到请日军入城维持秩序,又无人敢往。有的士绅怕此时出头迎接日军,万一官军取胜,回头再报复他们,背上一个“汉奸”的罪名。辜显荣就在此时,登上了历史舞台,作为台北士绅代表,出城前往基隆,面见日军首领,请求日军入城平乱等。日军兵临城下,抗日将士尤奋力抵抗,终不敌而陷。当时台湾有一首歌谣是如此讽刺辜显荣的这一卖台行为的:

日本上山兵五万,看见姓辜行头前。

欢头喜面到台北,不管阮娘旧亲情。

辜显荣的这一步,开启了辜家世代荣贵之门。如果说辜显荣的投献之举尚且有如后来汪精卫一般“舍身救国”理由作为辩护的话,此后,辜显荣也在处处支援日军之行动,替日军传檄各地,宣慰民众,为侵略者清剿抗日同胞出谋划策,也为日军侵略台湾立下了汗马功劳。比如,由于义军躲入山中坚持斗争,日军一时半会儿难以攻破,辜显荣即建议日军对义军活动地区进行物资禁运,尤其是控制食盐的买卖。因为无论是原住民,还是抗日义军,都需要用盐腌制食物,清洗伤口等,控制盐路对义军的生存产生极大的威胁。之后,辜氏还大力主张食盐一律由台湾总督府专卖。此外,辜显荣还向日本政府建议,仿照中国传统制度,在各府县设立保甲制度,一方面施行保甲连坐,同时还征募壮丁协助日军攻打抗日义军,他本人也曾亲自担任台北保良总局和保甲总局的局长

鉴于辜显荣积极献忠心,日本殖民政府也投桃报李,给予辜家以种种政治和经济特权。1895年12月,日本人安排他前往东京接受日本政府颁发给他的勋章,并奖励他在日本各处游览,直至次年1月才返回。明治维新后的日本,处处师法西洋;城市、街道、卫生和商业水平,处处显得与台湾不同。这一“现代性”的经历更加坚定了辜显荣对日本人死心塌地的效忠。他先后担任台中州议员和总督府协议会会员,担任彰化银行总经理兼董事等等各种职务。总督府又先后送给他大片官地和专卖特权,如樟脑、食盐和鸦片、烟草等专卖、特许经营。横跨政商两界的辜家,迅速成长为台湾最为显赫的五大家族之一。在日本侵华战争期间,辜家除却为日军筹集战争物资和兵源外,还协助日军在岛内招募“慰安妇”,欺骗良家妇女从军供日本泄欲。直至今日,岛内仍一些杂音认为当年日军在岛内征募的“慰安妇”不少是自愿的。由于对日本殖民政府的贡献巨大,1934年,辜显荣成为台湾首个日本贵族院的议员,这是对辜显荣甘为殖民政府鹰犬爪牙的最高奖赏。

在日本的殖民铁蹄之下,有人卖台,有人坚持抗争。在辜显荣等人投附日本殖民政府的同时,台湾汉族士绅林献堂先生等,却依然坚持自己的汉人本位,为台湾人民争取权利。林献堂先生一生坚持不说日语,不穿日式的木屐,坚持汉民族的传统生活方式。在梁启超先生的建议下,他决定效法爱尔兰人对于英国人的抵制,放弃在当时已经无望的武装起义,而是采取和平民主运动的方式,为台湾同胞争民权。1923年以来,他和蒋渭水、蔡培火等一道,不畏日本军警之威胁,数次发起台湾议会请愿运动;林献堂先生还仿照国民党的制度,成立台湾文化协会等。当众多知识分子推动民主、民族运动,积极争取民权的同时,辜显荣却召开“公益会”,公开反对林献堂和蒋渭水先生的呼吁。1924年,他更是召集召开“有力者大会”,制造虚假民意,在东京各大报纸刊登广告,指责林献堂先生领导的议会请愿运动并非台湾人真正的意愿,以对抗如火如荼的民族运动,阻挠台湾人民追求进步之诉求。种种依附于殖民政权之作为,使得辜显荣被当时台湾岛内的爱国士绅批为“汉奸”,“是我们台湾民众运动的大阻碍物”。辜显荣曾跑到日本去,对日本人说:“无论甚么运动,都是少数的奸人煽动的,非把他们拿来严办,是难以治安的。我们台湾人都很感受日本政府的恩泽;你看支那如何纷乱,我们受天皇陛下的庇荫,能高枕无忧,算是很幸福;你们嫌日本政府不好,若是没日本人来管辖我们,你们哪里有这样洋服可以穿呢?”台湾民众还送他两个绰号:“蠢豚”、“日本走狗”。

林献堂

种种依附于殖民政权之作为,使得辜显荣被当时台湾岛内的爱国士绅批为“汉奸”。而他却毫不知耻,宣称他自己是解救台湾的“甘地”。台南诗人谢星楼如此讥讽他:辜显荣比甘地,破尿壶比玉器,番薯签比鱼翅。

另一首台湾同胞传唱的歌曲如下:

辜辜辜,辜负我同胞!

显显显,显得你之不肖!

荣荣荣,荣是你万世臭名!

除了为日本据台打下汗马功劳之外,辜显荣也成为中日之间交涉的掮客。1925年,为了拉拢段祺瑞,日本政府派辜显荣与段祺瑞接触,段执政府还聘请辜显荣为顾问。时人李雪峰在《京报副刊》上刊文《要来做执政府顾问的辜显荣君究竟是个什么东西?》,直斥辜显荣汉奸、卖台之角色。众人皆知十九路军在上海的抗日伟绩,却不知这一抗日军队及其领导人在“闽变”过程中,曾向日本政府寻求军事和政治支持。对于日本政府而言,中国越乱越好,才能更方便他们浑水摸鱼。于是辜显荣作为日方之代表,在香港与陈铭枢秘密接触,签订了秘密协定,其内容包括:保证消灭中国境内的抗日、抵制日货等运动;保障日人在华之生命财产安全;废止美国与南京政府所订立的在闽修建机场的条约。在与陈铭枢的信中,辜显荣大肆批判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大谈大东亚共荣和中日提挈等等,并向福建闽变当局承诺提供300万元的资助款,鼓励陈铭枢等与中央政府大力厮杀。

【闽变之全国人民临时代表大会代表】

与此同时,蒋介石的南京国民政府也在争取日方之支持,要求日方不要介入闽变。日方经过再三考量,决定支持蒋介石一方。日军曾将福建政府的一张军事地图转交给蒋介石,其使者,也是辜显荣。此举也奠定了蒋介石对辜显荣的信任,也成了台湾光复后辜家得以保存的关键。可惜蒋介石并不知道辜显荣的这种两面做法,还对其作为大加赞善。1934年、1937年,辜显荣先后两次以日本贵族院身份前往大陆,拜见蒋介石、汪精卫等人,大谈“中日亲善”,为日本之侵略辩护,为即将到来的中日战争制造烟雾。

众所周知,近来媒体热议的“九二共识”是1992年,中国大陆的海峡两岸关系协会和台湾的海峡交流基金会,在香港就两岸政治认同的问题达成的口头协议,其核心内涵即为“各自以口头方式表述一个中国”。“九二共识”的确立,奠定了8年来两岸谈判与合作的基础,随后海协会的领导人汪道涵与海基会的负责人辜振甫,先后举行了两次会谈,这就是人所共知的“汪辜会谈”。如大家耳熟能详的郑智化的歌词中还有这样的片段:“两岸不通航辜汪谈一谈……”。

【汪辜会谈历史画面】

而辜振甫的同父异母兄弟辜宽敏是资深的“台独”干将。辜宽敏为辜显荣的第六房日本老婆岩濑芳子所生。二二八事件后,辜宽敏逃往日本,组建“台独联盟”;1972年返回台湾以后,仍然热衷于政治。台湾解严前后,又再次投身到台独运动之中,2008年曾与蔡英文争夺民进党主席职务,至今仍旧是绿营内有影响力的所谓大佬。兄弟二人,一个为两岸和平做贡献,一个却以所谓“台独”为己任,相差甚远。

【辜宽敏】

有意思的一个插曲是,由于辜显荣的历史记录,时任海基会董事长辜振甫准备与大陆进行谈判前在台湾“立法院”曾接受质询,“立委”陈水扁痛斥他们辜家是资深的“卖台家族”。看来,辜显荣成了连“台独”份子都不耻的人物

宁公网安备 64010402000063号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