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苓散

国家基本药物与五苓散有关的国家基本药物零售指导价格信息序号基本药物目录序号药品名称剂型规格单位零售指导价格类别备注84569五苓散散剂12g盒(瓶)0.55元中成药部分*注:1、表中备注栏标注“*”的剂型规格为代表品。2、表中备注栏加注“△”的剂型规格,及同剂型的其他规格为临时价格。3、备注栏中标示用法用量的剂型规格,该剂型中其他规格的价格是基于相同用法用量,按《药品差比价规则》计算的。4、表中剂型栏中标注的“蜜丸”,包括小蜜丸和大蜜丸。概述五苓散同名方剂约有十五首,其中《伤寒论》记载者为常用方,其组成为猪苓9g、泽泻15g、白术9g、茯苓9g、桂枝6g,具有利水渗湿,温阳化气之功效,主治内停...

五苓散

国家基本药物

与五苓散有国家基本药物零售指导价格信息

序号基本药物
目录序号
药品名称剂型规格单位零售指
导价格
类别备注
84569五苓散散剂12g盒(瓶)0.55元中成药部分*

注:

1、表中备注栏标注“*”的剂型规格为代表品。

2、表中备注栏加注“△”的剂型规格,及同剂型的其他规格为临时价格。

3、备注栏中标示用法用量的剂型规格,该剂型中其他规格的价格是基于相同用法用量,按《药品差比价规 则》计算的。

4、表中剂型栏中标注的“蜜丸”,包括小蜜丸和大蜜丸。

概述

五苓散同名方剂约有十五首,其中《伤寒论》记载者为常用方,其组成为猪苓9g、泽泻15g、白术9g、茯苓9g、桂枝6g,具有利水渗湿,温阳化气之功效,主治内停水湿,凡脾虚不运,气不化水之水湿内停,小便不利,或为蓄水,或为水逆,或为水肿,或为痰饮,或为泄泻等,均可用本方加减治疗。现代常用于治疗肾炎、早期肾功能不全、尿潴留、特发性水肿、透析失衡综合征、肾积水、脑积水、颅内高压、慢性充血性力衰竭、源性黄疸、结核性胸水、肝硬化腹水、腹泻、美尼尔病、妊娠高血压等属水湿内盛者。

《伤寒论》方之五苓散

该方剂对病原微生物具有抑制作用,有抗炎、抗氧化损伤作用,对免疫功能有促进机制,也有抑制机制,对肾脏功能有保护作用,对肝脏有保护作用,且能预防和治疗肝硬化,对胃肠功能有保护调节作用,对心血管功能也有一定积极影响,特别是能降血压,改善循环功能,因此该方剂对肾炎及其并发高血压、心血管病、肾功能衰竭应有一定治疗作用,对肝硬化、急性胃炎应有一定疗效。但是脑积水及尿潴留由于病因复杂,大多涉及到肿瘤压迫等原因,虽然该方剂对神经功能有一定调节作用和抗肿瘤作用,但不可能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也不可能彻底治愈,所以还是结合现代医学外科方法治疗为宜。[1]

别名

猪苓散、五苓汤、生料五苓散、五苓饮子

组成

猪苓18铢(去皮),泽泻1两6铢,白术18铢,茯苓18铢,桂枝半两(去皮)。

猪苓9g、泽泻15g、白术9g、茯苓9g、桂枝6g[2]

功效主治

《伤寒论》方之五苓散具有开结利水,化气回津,健脾祛湿,化气利水之功效。主治外有表证,内停水湿,头痛发热,烦渴欲饮或水入即吐,小便不利,苔白脉浮者;水湿内停,水肿身重,霍乱吐利,泄泻;水饮停积,脐下动悸,吐涎沫而头眩,或短气而咳者。瘟疫、瘴疟烦渴。下部湿热疮毒,小便赤少。通治诸湿腹满,水饮水肿,呕逆泄泻;水寒射肺,或喘或咳;中暑烦渴,身热头痛;膀胱积热,便秘而渴;霍乱吐泻,湿疟,身痛身重。

[3]具有利水渗湿,温阳化气之功效。主治蓄水证,水湿内停,饮:

1.蓄水证。小便不利,头痛微热,烦渴欲饮,甚则水入即吐,舌苔白,脉浮。

2.水湿内停。水肿,泄泻,小便不利,以及霍乱等。

3.饮。脐下动悸,吐涎沫而头眩,或短气而咳者。

用法用量

上为细末,每服6g。亦作汤剂,水煎服。[2]

研末为散,每日3次,每服6g,以米汤冲服[3]

方解

本方治太阳表邪未解,内传太阳之腑,以致膀胱气化不利,遂成太阳经腑同病之蓄水证。其症以小便不利为主,同时伴有头痛身热,口渴欲饮。由于水蓄不化,精津不得输布,故口渴欲饮水。愈饮愈蓄,愈蓄愈渴,饮入之水,无有去路,甚则水入即吐,而成“水逆证”。治宜急利其小便,兼解外邪,水气一去,清阳自升,水津四布,则小便通利,烦渴自止。方中重用泽泻为君,取其甘淡性寒,直达肾与膀胱,利水渗湿。臣以茯苓、猪苓之淡渗,增强利水渗湿之力。佐以白术健脾而运化水湿,转输精津,使水精四布,而不直驱于下。又佐以桂枝,一药二用,既外解太阳之表,又内助膀胱气化。桂枝能人膀胱温阳化气,故可助利小便之功。若欲其解表,又当服后多饮暖水取汗,以水热之气助人体之阳气,以资发汗,使表邪从汗而解。五药合用,利水渗湿,化气解表,使水行气化,表邪得解,脾气健运,则蓄水留饮诸症自除。[3]

本方重在利水渗湿,故又可用于水湿内盛之水肿、小便不利。湿盛之泄泻,以此分利小便,湿去泻必止。痰饮、脐下动悸而头眩者,为饮停下焦,用本方利水,则饮去悸眩自愈。霍乱属湿浊而兼表邪者,亦可以此方利湿解表而治之。[3]

方中重用泽泻为君,取其甘淡性寒,直达下焦肾与膀胱,以利水渗湿。臣以茯苓、猪苓之淡渗,增强利水渗湿之力。佐以白术健脾以运化水湿,桂枝既可解表散寒,又可温阳化气,以助上述4药利水渗湿。本方用法有“多饮暖水,汗出愈”,此乃针对太阳之表邪未解而言,其目的在于以水热之气,助人体阳气,以资其发汗,使表邪从汗而解。[2]

运用

1.本方重在利水渗湿,兼有化气健脾之功,临床凡脾虚不运,气不化水之水湿内停,小便不利,或为蓄水,或为水逆,或为水肿,或为痰饮,或为泄泻等,均可用本方加减治疗。所致诸症,凡出现以小便不利、舌苔白、脉浮或缓等为主要表现者,即可使用本方加减治疗。[2]

2.加减法:若兼气滞腹胀者,加陈皮、枳壳等以理气消胀;若水肿甚者,加车前子、大腹皮、桑白皮、陈皮等以增强利水消肿之功;若泄泻清稀如水,可加山药、薏苡仁、葛根等以健脾渗湿止泻。[2]若水肿兼有表证者,可与越婢汤合用;水湿壅盛者,可与五皮散合用;泄泻偏于热者,须去桂枝,加车前子、木通以利水清热。[3]

3.使用注意:本方药性偏于渗利,故脾虚或肾气不足者过服会出现头晕目眩、口淡纳减等反应,不能长期服用。体弱者宜配合补益脾胃之剂服用。[2]湿热者忌用。[3]若汗下之后,内亡津液,而便不利者,不可用五苓,恐重亡津液,而益亏其阴也;一切阳虚不化气,阴虚而泉竭,以致小便不利者,若再用五苓以劫其阴阳,祸如反掌,不可不慎。

4.水逆证:一仆十九岁,患伤寒发热,饮食下咽,少顷尽吐,喜饮凉水,入咽亦吐,号叫不定,脉洪大浮滑。此水逆证,投五苓散而愈。

5.急性肾炎:40例急性肾炎患者均为较重病例,有明显的水肿、高血压、血尿及肾功能减退,部分病例伴有腹水和肾性力衰竭。应用五苓散治疗,一日总药量重症者9g,中等者6g,轻症者3g,七日为一疗程。并配合保温(尤其肾区保温)、减盐饮食及安静休息等。40例全部有效,平均住院日数为164天。

6.湿疹:周某,男,六十四岁。患两下肢及颈项部湿疹已两年多,时轻时重,本次发作月余,所见渗水甚多,点滴下流,轻度瘙痒,身微恶寒,汗出较多,干饮水,大便正常,小便略黄,苔薄白,脉濡缓略浮。证属阳虚不能行气利水,湿邪郁于肌表。治宜温阳化气利水,用五苓散加减:茯苓10g、桂枝9g、泽泻9g、白术9g、苡仁24g,三剂好转,又三剂症状消失,一年随访,未复发。

现代适应证

[4]

适应证:常用于肾炎、肝硬化所引起的水肿,以及急性肠炎、尿潴留、脑积水等属水湿内盛者。

4.7.1 肝硬化

肝硬化是由多种原因如病毒性肝炎、酒精中毒、胆汁淤积、循环障碍、代谢障碍导致肝组织弥漫性纤维化、假小叶和再生结节形成为特征的慢性肝病。由于肝的病理改变导致肝内门静脉、肝静脉、肝动脉三者失去正常关系,肝血管循环紊乱形成门静脉高压,使腹腔内脏血管床静水压增高,组织液滴入腹腔;同时肝硬化造成低蛋白血压,使血浆胶体渗透压降低,血浆成分外渗;淋巴液回流受阻,使之渗出腹腔,继发性醛固酮增多至肾钠重吸收增加,抗利尿激素分泌增多使水重吸收增加等均是导致腹水形成的重要原因。晚期血吸虫病主要是肝内门静脉分支的虫卵结节形成纤维组织,门静脉血管壁增厚,门静脉细支发生窦前阻塞,从而引起门脉高压而造成腹水。

4.7.2 急性肠炎

急性肠炎最常见原因是细菌等微生物感染,如霍乱弧菌、致泻性大肠杆菌、鼠伤寒沙门菌、痢疾杆菌、阿米巴原虫、空肠弯曲菌、轮状病毒、蓝式贾第鞭毛虫、隐孢子虫、真菌等。某些食物、药物等也可引起该病。这些微生物一是直接侵袭肠道,使肠黏膜充血水肿、渗出;二是毒素或代谢产物使肠壁前列腺素含量增多,引起cAMP增加,cAMP可使肠黏膜分泌可亢进,从而引起腹痛、腹泻。另外某些食物和药物以及病原本身除引起上述病理过程外,均可因肠道消化液分泌不足,导致肠道渗透压增高而引起渗透性腹泻。

4.7.3 急性肾炎

慢性肾炎仅少数是由急性肾炎发展所致。起病原因多为免疫介导的炎症,其中除免疫因素外,非免疫、非炎症因素也占重要作用。首先是免疫反应,某些外源性抗原或内源性抗原可刺激机体产生抗体,在血循环中形成免疫复合物,在某些情况下免疫复合物沉积或被肾小球捕捉并激活炎症介质导致肾炎产生;多个抗原、抗体分子形成网络状肾小球内免疫复合物,单核-巨噬细胞系统吞噬功能和(或)肾小球系膜清除功能降低及补体成分或功能缺陷等原因使免疫复合物沉积于肾小球而发病;血循环中的游离抗体与肾小球固有抗原或已种植的肾小球的外源性抗原相结合,在肾小球的局部形成肾小球内免疫复合物,并导致肾炎。若原位肾小球内免疫复合物或循环免疫复合物不能被机体清除或机体针对肾小球内免疫复合物中免疫球蛋白产生自身抗体则导致病变并持续和进展,同时细胞免疫在某些类型的肾炎发病机制中也有重要作用。其次,免疫反应需引起炎症反应才能导致肾小球损伤,炎症反应中炎症细胞可产生炎症介质,炎症介质又可趋化、激活炎症细胞,各种炎症介质间又相互促进或制约,形成一个十分复杂的网络系,造成肾小球炎症病变。主要炎症细胞包括单核-巨噬细胞、中性粒细胞、嗜酸性粒细胞和血小板;主要炎症介质包括补体、凝血纤溶因子、血管活性胺、白细胞三烯、激肽,近年又发现许多新的炎症介质,如活性氧等自由基、活性氮、血管活性肽、前列腺素类、血管活性胺、细胞黏附因子等。

4.7.4 慢性胃炎

慢性胃炎又分慢性浅表性胃炎及慢性萎缩性胃炎,其发病原因有3:①幽门螺旋杆菌感染是主要原因,该菌有鞭毛,对胃黏膜穿过能力强,分泌空泡毒素A,引起强烈炎症反应;该菌细胞壁作为抗原诱导免疫反应,从而共同引起胃黏膜慢性炎症。②饮食和环境因素如高盐饮食及缺乏水果蔬菜等增加了胃炎的易感性。③自身免疫,患者血中存在壁细胞抗体,攻击壁细胞,导致胃黏膜病变。④其他因素如含胆汁及胰液的十二指肠液反流入胃、酗酒、某些食物刺激等或单独或与幽门螺旋杆菌协同导致胃黏膜病变。慢性胃炎主要病理改变是炎症、萎缩和肠化生。临床主要表现为上腹痛、腹胀等消化道症状。

4.7.5 脑积水

脑积水是指脑室、脑池及蛛网膜下腔脑脊液总量增多,扩大了正常脑脊髓所占的空间,引起颅内压增高。最常见病因是颅内感染性疾病及颅内出血未能及时治疗,增生的纤维组织阻塞了脑脊液循环孔道;颅内肿瘤压迫了脑脊液循环的任何部分;再就是先天畸形,如大脑导水管狭窄,脑室囊肿等畸形。脑积水产生的原因有3条:①脑脊液产量过多;②蛛网膜吸收脑脊液发生障碍;③脑脊液循环发生障碍。临床主要表现为头颅增大、破壶音、落日目。

4.7.6 尿潴留

尿潴留是指膀胱内充满尿液而不能排出,常常由排尿困难发展到一定程度引起。临床分急性和慢性两种,从病因又分为机械性梗阻及动力性梗阻两种,其中机械性梗阻病变多见,如良性前列腺增生,前列腺囊肿,膀胱颈挛缩、肿瘤,先天性尿道畸形,尿道损伤、狭窄、肿瘤、异物结石。另外,盆腔肿瘤、处女膜闭锁的阴道积血、妊娠子宫也可引起。动力性梗阻是指膀胱口、尿道无器质性病变,尿潴留是由排尿动力降低所致,最常见为中枢性和周围性神经系统病变如脊髓马尾神经损伤、肿瘤、糖尿病等造成神经性膀胱功能障碍;直肠或盆腔根治术以及脊髓马尾神经手术损伤了副交感神经分支;直肠、痔疮、肛瘘手术及腰椎麻醉术也可引起;其次是松弛平滑肌的药物如阿托品等也可引起尿潴留。临床主要表现为膀胱充盈胀痛,下腹胀痛。

4.7.7 其他

常用于治疗特发性水肿、透析失衡综合征、肾积水、颅内高压、慢性充血性心力衰竭、心源性黄疸、结核性胸水、腹泻、美尼尔病、妊娠高血压等属水湿内盛者。[2]

药理作用

[5]

4.8.1 病原微生物的影响

君药泽泻对金黄色葡萄球菌、肺炎双球菌、结核杆菌均有抑制作用。臣药猪苓体外对金黄色葡萄球菌及大肠杆菌有抑制作用。茯苓煎剂对上述细菌也有抑制作用,同时能杀死钩端螺旋体。佐药白术水煎剂对絮状表皮癣菌、星形奴卡菌、金黄色葡萄球菌、溶血性链球菌、脑膜炎双球菌、枯草杆菌等均有抑制作用。桂枝挥发油对炭疽杆菌金黄色葡萄球菌、霍乱弧菌、沙门菌、痢疾杆菌、伤寒及副伤寒杆菌、结核杆菌均有抑制作用;桂枝煎剂对流感病毒、孤儿病毒及部分霉菌有抑制作用。

4.8.2 抗炎、抗氧化损伤作用

君药泽泻水煎剂不仅具有抗氧化作用,还能明显减轻炎性水肿,抑制炎症的肉芽组织增生,因而对慢性炎症有抑制作用。臣药猪苓所含多糖可降低肝中过氧化脂质含量,提高RBC中SOD和肝脏过氧化氢酶的活性,具有抗氧化作用。茯苓所含新型羧甲基茯苓多糖对佐剂性关节炎及继发性炎症具有较强的抑制作用。佐药白术有抑制脂质过氧化作用,降低组织中LPO含量,避免有害物质对组织细胞结构和功能的破坏,对抗人RBC自氧化溶血,提高RBC及SOD活性,增强自由基的清除作用,抑制脑单胺氧化酶的活性;可显著提高全血GSH-Px的活力,显著降低RBC中MDA含量。桂枝可抑制组胺产生,抑制前列腺E的合成和释放,清除自由基,可提高心肌SOD活性,减少LPO生成,对多种致炎物质所致炎症的毛细血管通透性亢进及棉球肉芽肿等过程均有显著的抑制作用。

4.8.3 对免疫功能的影响

君药泽泻煎剂可抑制小鼠碳粒廓清速率,明显抑制由2,4-二硝基氯苯所致接触性皮炎。臣药猪苓水提取物、醇提取物及猪苓多糖能明显提高小鼠网状内皮系统的吞噬功能,促进脾细胞对ConA、LPS的增殖反应,增加小鼠特异性分泌细胞数,增强迟发性超敏反应及细胞毒T细胞对靶细胞的杀伤活性,增强正常人外周血中单核细胞的杀伤活性,提高单核细胞膜上IL-2受体的表述并促进其分泌IL-2,猪苓多糖能诱导LAK细胞活性。茯苓及茯苓多糖可显著增强机体免疫功能,增加免疫器官胸腺、脾脏、淋巴结的重量,增强巨噬细胞吞噬功能,并能拮抗免疫抑制剂对巨噬细胞吞噬功能的抑制作用,对抗60Co照射所致外周血WBC减少,增加ANAE阳性淋巴细胞数;对特异性免疫功能可使玫瑰花环形成率及PHA诱发的淋巴细胞转化率升高,使脾脏抗体分泌细胞数明显增加;茯苓多糖能诱生IL-2,茯苓素对免疫功能也有调节作用,能提高机体非特异性免疫功能,增强巨噬细胞的吞噬功能,但对IL-2的产生呈剂量依赖性抑制作用,从而对PHA、ConA、LPS诱导的淋巴细胞转化,对血清抗体及脾脏细胞抗体产生能力均具有显著抑制作用。白术水煎剂能显著增加抗体产生能力,增加淋巴细胞转化率,提高巨噬细胞吞噬功能,促进骨髓细胞增殖反应和IL-1、IL-2的分泌,提高外周血WBC数量,增加脾脏和胸腺的重量,对T淋巴细胞功能也有增强作用。白术挥发油可增加机体的非特异性免疫功能,白术多糖可促进淋巴细胞转化增殖,明显增加IL-2分泌水平。使药桂枝浸膏在肾炎研究中对嗜异性抗体反应显示抑制补体活性作用,能拟制IgE致肥大细胞脱颗粒,减少过敏介质释放,并能抑制补体活性。

由此可见,各味中药均对免疫功能产生一定的影响,但有促进者,也有抑制者,主要依肝硬化及肾炎的发病情况而定。

4.8.4 对肾脏及其功能的影响

君药泽泻可直接作用于肾小管的集合管,抑制钾离子的分泌,同时抑制钠离子的重吸收;增加血浆心钠素的含量,抑制Na+-K+-ATP酶的活性,减少钠离子的重吸收,从而具有明显的利尿作用。臣药猪苓也可抑制肾小管对水、电解质,特别是Na+、K+、Cl-的重吸收具有显著的利尿作用。茯苓对健康人利尿作用不明显,但对肾性及心性水肿病人利尿作用显著;茯苓素是利尿的有效成分,具有和醛固酮及其拮抗剂相似的结构,可与肾小管细胞浆膜醛固酮受体结合,拮抗醛固酮活性,提高尿中Na+/K+比值,产生利尿作用;茯苓素可能是一种醛固酮受体拮抗剂。白术具有抑制电解质重吸收,增加钠、钾、氯的排泄作用,具有明显而持久的利尿作用。桂枝所含桂皮油具有强心利尿作用,同时扩张血管,改善血液循环,使血液流向体表,具有显著的发汗作用。

临床用该方剂治疗水肿效果显著,但各味药物药量及比例改变后其利尿作用减弱。该方剂广泛参与水、电解质、脂肪、糖、蛋白等方面的代谢,对水、电解质代谢有调整作用,能提高渗透压的调定点。

4.8.5 对消化系统功能的影响

君药泽泻所含胆碱,卵磷脂、不饱和脂肪酸具有显著抗脂肪肝作用,其水提取物可使脂肪肝内脂肪含量明显降低;泽泻粉剂可抑制脂肪的蓄积,泽泻水提取物可降低小肠胆固醇的吸收率,抑制胆固醇的脂化,对损伤性脂肪肝有保护作用。臣药猪苓能减轻肝组织病理性损伤,使血清ALT、AST下降,猪苓多糖防止肝6-磷酸葡萄糖磷酸酶和结合磷酸脂活力下降,对D-半乳糖胺诱发的肝损伤有预防和治疗作用,能保护肝细胞表面超微结构;猪苓多糖对肠道绒毛损伤有修复作用,对林可霉素导致的腹泻能促进肠道双歧杆菌生长,对受损伤的肠绒毛有修复作用。茯苓对肝损伤有良好的防护作用,能降低肝硬化肝脏的胶原蛋白,促进肝内纤维组织的重吸收,具有显著的抗硬化作用,同时能加速肝脏再生速度,使肝脏重量明显增加;还能降低胃酸含量,预防胃溃疡的发生,能松弛肠管,具有解痉作用。佐药白术煎剂具有保肝作用,能减轻肝细胞坏死,促进肝细胞再生,降低ALT,防止肝糖元减少;白术乙酸乙酯提取物可明显增加胆汁分泌,促进胃黏膜细胞增殖,抑制胃蛋白酶分泌,同时抑制胃液分泌,降低胃酸度,对胃炎、胃溃疡有预防和治疗作用;白术提取物能促进小肠隐窝细胞株细胞增殖,对小肠黏膜损伤有修复作用;对胃肠肌电紊乱有一定调节作用,可显著促进胃排空及肠推进;当肠管受乙酰胆碱作用处于兴奋状态时,白术抑制之,当肠管受肾上腺素作用而抑制时,白术则兴奋之,使肠管活动恢复正常。使药桂枝所含桂皮醛能促进肠蠕动,使肠中腐败气体得以排除,而不致引起下痢,所含桂皮酸有利胆作用,能促进胆汁分泌。由上述各药分析,可见该方剂各味中药保肝、利胆、抗肝硬化作用是一致的,特别对肝硬化作用机制明确;同时又有抗胃溃疡、胃炎作用,对胃肠运动具有双相调节作用,对胃黏膜有修复及保护作用。

4.8.6 心血系统的影响

君药泽泻乙醇提取物、泽泻奥醇可干扰神经末梢释放去甲肾上腺素,抑制血管紧张素Ⅰ,故而有显著降血压作用,可显著升高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从而具有抗动脉硬化作用,因此对肾性高血压及原发性高血压有持久的降血压作用;同时泽泻还能抑制血小板集聚,抗血栓形成;猪苓、泽泻的强大利尿作用对于心衰、肾炎等水肿病人,又可有力减轻心脏前负荷,从而起到强心作用。臣药茯苓的水、乙醇及乙醚提取物均可使心肌收缩力加强,心率加快。白术有扩张血管、降血压作用,但对心脏有抑制作用,能利尿、又可减轻心脏前负荷;白术煎剂和醇浸剂可使凝血酶原时间及凝血时间均显著延长,对血小板聚集也具有显著抑制作用。使药桂枝水煎剂注射给药能增加冠脉血流量,增加心肌营养性血流,降低缺血再灌注心脏室颤的发生率,改善心功能;减轻心肌乳酸脱氢酶和肌酸激酶的释放,减少LPO生成,提高SOD活性,扩张外周血管,改善微循环;降低血浆纤维蛋白原含量,降低血浆黏度,有利于血细胞表面电荷充分暴露和变性活动,从而使全血黏度降低,并能解除红细胞及血小板集聚,改善组织血液循环,消除肌浆网和雪旺细胞内质网水肿,使病变组织逆转修复。

4.8.7 对神经系统功能及肿瘤的影响

臣药猪苓以及所含猪苓多糖对多种肿瘤如膀胱瘤、肝癌、白血病、腹水癌均有不同程度的抑制作用。茯苓不仅具有镇静作用,而且茯苓及茯苓多糖、茯苓素均具有明显的抗肿瘤作用,茯苓多糖通过直接细胞毒及促进免疫功能作用、茯苓素通过抑制核黄酸和肿瘤细胞DNA合成,对腹水肉瘤S180细胞、人慢性骨髓白细胞K562细胞、白血病L1210细胞的增殖具有显著的抑制作用。佐药白术挥发油具有镇静作用,对肿瘤细胞有细胞毒作用,能降低瘤细胞的增殖率,降低瘤组织侵袭性,提高机体抗肿瘤反应;白术挥发油对艾氏腹水癌、淋巴肉瘤、食管癌、肉瘤180等具有抑制作用。使药桂枝具有明显的镇静、镇痛、解热、抗惊厥作用,桂枝醛具有抗肿瘤作用。

4.8.8 参考资料

利尿消肿作用 《日本药学会杂志》(1985;3:29):复方实验研究表明,本方煎剂给正常大鼠灌胃及健康人和家兔服,均有显著的利尿效果。《第二届和汉药讨论记录》:对用盐水注射,而引起局限性水肿,造成水代谢障碍的家兔,给予五苓散,可利尿并促进局限性水肿的吸收

各家论述

1.《医方考》:茯苓、猪苓、泽泻白术,虽有或润或燥之殊,然其为淡则一也,故均足以利水。桂性辛热,辛热则能化气。

2.《古今名医方论》引赵羽皇:五苓散一方,为行膀胱之水而设,亦为逐内外水饮之首剂也。方用白术以培土,土旺而阴水有制也;茯苓以益金,金清而通调水道也;桂味辛热,且达下焦,味辛则能化气,性热专主流通,州都温暖,寒水自行;再以泽泻、猪苓之淡渗者佐之,禹功可奏矣。

3.《医方集解》:二苓甘淡,入肺而通膀胱为君;泽泻甘咸,入肾、膀胱,同利水道为臣;益土所以制水,故以白术苦温健脾去湿为佐;膀胱者津液藏焉,气化则能出矣,故以肉桂辛热为使,热因热用,引入膀胱以化其气,使湿热之邪皆从小水而出也。

4.《伤寒六经辨证治法》:盖多服暖水,犹服桂枝汤啜稀热粥之法,但啜粥以助胃中营卫之气,而暖水乃助膀胱水府之津,俾膀胱气盛则溺汗俱出,经腑同解,至妙之法,可不用乎!⑤《古方选注》:苓,臣药也,二苓相辅则五者之中可为君药矣,故曰五苓。猪苓、泽泻相须,借泽泻之咸以润下;茯苓、白术相须,借白术之燥以升精,脾精升则湿热散,而小便利,即东垣欲降先升之理也;然欲小便利者,又难越膀胱一腑,故以肉桂热因热用,内通阳道,使太阳水引而竭之。

附注

猪苓散(《圣惠》卷九)、五苓汤(《宣明论》卷五)、生料五苓散(《直指》卷五)、五苓饮子(《朱氏集验方》卷二)。

歌诀

五苓散治太阳腑,白术泽泻猪苓茯;桂枝化气兼解表,小便通利水饮逐。[2]

摘录

《伤寒论》

《回春》卷三方之五苓散

组成

茯苓(去皮)8分,白术(去芦)8分,猪苓8分,泽泻8分,山药8分,陈皮8分,苍术泔制)8分,砂仁(炒)8分,肉蔻(面包煨,捶去油)8分,诃子(煨,去核)8分,官桂5分,甘草(炙)5分。

主治

《回春》卷三方之五苓散主治湿泻。泻水多而腹不痛,腹响雷鸣,脉细。

用法用量

生姜1片,乌梅1个,灯心1团,水煎,温服。

制备方法

上锉1剂。

摘录

《回春》卷三

《便览》卷一方之五苓散

组成

辰砂、泽泻、白术、茯苓、官桂。

主治

《便览》卷一之五苓散主治中暑烦渴,身热头痛,霍乱吐泻,小便赤少,心神恍惚不宁。

用法用量

水1钟半,加生姜5片,灯心10茎,水煎服。

摘录

《便览》卷一

《普济方》卷三六九方之五苓散

组成

猪苓、泽泻、白术、赤茯苓、官桂、木通、山茵陈、天花粉、瞿麦各等分。

主治

《普济方》卷三六九方之五苓散主治冒暑伏热,吐泻烦渴,阴阳不分,表里未解,伤风受湿。

用法用量

用灯心,车前子同煎服。

加减

如热甚,加小柴胡汤,去官桂。

制备方法

上为散。

摘录

《普济方》卷三六九

《痘科类编》卷三方之五苓散

组成

泽泻1钱5分,白术1钱,赤茯苓1钱,猪苓1钱,肉桂5分,姜1片,枣1枚。

主治

《痘科类编》卷三之五苓散主治痘疮,因天气炎热,过求温暖,使疮被热气熏而不收靥者;痘疮因发渴饮水过多,以致水渍脾胃,湿淫肌肉而不收靥者。痘疮饮水过多而呕吐者;痘疮身实中满,不食而泻,小便不利,或水泻而渴者。

用法用量

水1钟,煎7分,温服。

摘录

《痘科类编》卷三

《普济方》卷二一一引《如宜方》之五苓散

组成

泽泻3两半,肉豆慈1两,白术1两半,猪苓1两半,赤茯苓1两半。

主治

《普济方》卷二一一引《如宜方》之五苓散主治夏、秋痢病。

用法用量

热汤调下。再吞感应丸。

加减

积滞紧急,加巴豆。

制备方法

上为末。

摘录

《普济方》卷二一一引《如宜方》

《宋氏女科》方之五苓散

组成

白术、赤茯苓、猪苓、泽泻、肉桂减半、阿胶(炒)各等分。

主治

《宋氏女科》方之五苓散主治妊娠转胞,小便不通者。

用法用量

水煎服。

摘录

《宋氏女科》

《陈素庵妇科补解》卷三方之五苓散

组成

当归、川芍、白芍、生地、熟地、阿胶、泽泻、猪苓、白术、茯苓、黄连、黄柏、甘草

主治

《陈素庵妇科补解》卷三方之五苓散主治妊娠劳伤经络,生内热,热乘血分而尿血,或痛或不痛,或发寒热,致胎不安。

摘录

《陈素庵妇科补解》卷三

《伤寒金镜录》方之五苓散

组成

茯苓1两5钱,猪苓1两5钱,白术1两5钱,桂5钱,泽泻2两5钱,木通1两,滑石1两,甘草(炙)1两。

主治

《伤寒金镜录》方之五苓散主治伤寒小便涩者。

用法用量

每服5钱,入姜汁并蜜各少许,白滚汤调服。

制备方法

上为末。

摘录

《伤寒金镜录》

《嵩崖尊生》卷十一方之五苓散

组成

泽泻、猪苓、苍术、茯苓、肉桂、防风、升麻陈皮

主治

《嵩崖尊生》卷十一方之五苓散主治伤湿小水赤,大便泻。

摘录

《嵩崖尊生》卷十一

《金鉴》卷五十四方之五苓散

组成

白术(土炒)、泽泻、猪苓、肉桂、小茴香、赤茯苓

主治

《金鉴》卷五十四方之五苓散主治寒淋。冷气入胞,以致小便闭塞,胀痛难禁,不时淋漓,少腹隐痛

用法用量

水煎服。

摘录

《金鉴》卷五十四

《会约》卷四方之五苓散

组成

白术1钱,猪苓钱半,茯苓2钱,泽泻1钱,肉桂5分,车前子1钱。

主治

约》卷四方之五苓散主治伤寒饮水过多,停滞胸膈,心下痞满气喘,或小水不利。

用法用量

水煎服。

加减

或加子8分;不效,加甘遂5分。

摘录

《会约》卷四

《履霜集》方之五苓散

组成

猪苓1钱,泽泻1钱,白术1钱,茯苓8分,阿胶8分。

主治

《履霜集》方之五苓散主治妊娠转胞,小便频数,出少不疼。

摘录

《履霜集》

《辨证录》卷九方之五苓散

组成

白术1两,猪苓3钱,泽泻2钱,茯苓1两,肉桂2钱,半夏3钱。

主治

《辨证录》卷九方之五苓散主治脾湿,肢节痠痛。背心作疼,脐下有悸。

用法用量

水煎服。

摘录

《辨证录》卷九

《便览》卷四方之五苓散

组成

泽泻5钱,白术3钱,赤苓3钱,猪苓3钱。

主治

《便览》卷四方之五苓散主治痘疮已靥未靥之间,大热日不除,无他证者。

用法用量

每服半钱,煎车前子汤调下。

制备方法

上为末。

摘录

《便览》卷四

五苓散药典标准

品名

五苓散

Wuling San

处方

茯苓180g、泽泻300g、猪苓180g、肉桂120g、炒白术180g

制法

以上五味,粉碎成细粉,过筛,混匀,分装,即得。

性状

本品为淡黄色的粉末;气微香,味微辛。

鉴别

(1)取本品,置显微镜下观察:不规则分枝状团块无色,遇水合氯醛试液溶化;菌丝无色或淡棕色,直径4~6μm(茯苓)。菌丝黏结成团,大多无色;草酸钙方晶正八面体形,直径32~60μm(猪苓)。薄壁细胞类圆形,有椭圆形纹孔,集成纹孔群;内皮层细胞垂周壁波状弯曲,较厚,木化,有稀疏细孔沟(泽泻)。草酸钙针晶细小,长10~32μm,不规则地充塞于薄壁细胞中(炒白术)。纤维单个散在,长梭形,直径24~50μm,壁厚,木化;石细胞类方形或类圆形,壁一面菲薄(肉桂)。

(2)取本品4g,加甲醇20ml,超声处理30分钟,滤过,滤液蒸干,残渣加甲醇1ml使溶解,作为供试品溶液。另取泽泻对照药材1g,同法制成对照药材溶液。照薄层色谱法(2010年版药典一部附录Ⅵ B)试验,吸取上述两种溶液各2μl,分别点于同一硅胶G薄层板上,以环己烷—乙酸乙酯—丙酮(4:1:1)为展开剂,展开,取出,晾干,喷以2%香草醛硫酸溶液,在105℃加热至斑点显色清晰。供试品色谱中,在与对照药材色谱相应的位置上,显相同颜色的斑点。

(3)取本品4g,加乙醇20ml,振摇20分钟,滤过,取滤液作为供试品溶液。另取桂皮醛对照品适量,加乙醇制成每1ml含1μl的溶液,作为对照品溶液。照薄层色谱法(2010年版药典一部附录Ⅵ B)试验,吸取上述两种溶液各2μl,分别点于同一硅胶G薄层板上,以石油醚(60~90℃)—乙酸乙酯(17:3)为展开剂,展开,取出,晾干,喷以二硝基肼乙醇试液。供试品色谱中,在与对照品色谱相应的位置上,显相同颜色的斑点。

(4)取本品3g,加正己烷10ml,超声处理15分钟,滤过,滤液作为供试品溶液。另取白术对照药材0.5g,加正己烷2ml,同法制成对照药材溶液。立即照薄层色谱法(2010年版药典一部附录Ⅵ B)试验,吸取上述新制备的供试品溶液10μl、对照药材溶液2μl,分别点于同一硅胶G薄层板上,以石油醚(60~90℃)—乙酸乙酯(50:0.5)为展开剂,展开,取出,晾干,喷以5%香草醛硫酸溶液,在105℃加热至斑点显色清晰。供试品色谱中,在与对照药材色谱相应的位置上,显相同颜色的斑点,并应显有一桃红色主斑点(苍术酮)。

检查

应符合散剂项下有的各项规定(2010年版药典一部附录Ⅰ B)。

含量测定

高效液相色谱法2010年版药典一部附录Ⅵ D)测定。

19.7.1 色谱条件与系统适用性试验

以十八烷基硅烷键合硅胶为填充剂;以乙腈—水(33:67)为流动相;检测波长为290nm。理论板数按桂皮醛峰计算应不低于3000。

19.7.2 对照品溶液的制备

精密称取桂皮醛对照品适量,加甲醇制成每1ml含10μg的溶液,即得。

19.7.3 供试品溶液的制备

取装量差异项下的本品,混匀,取约2g,精密称定,置具塞锥形瓶中,精密加入甲醇50ml,密塞,称定重量,超声处理(功率为250W,频率为40kHz)10分钟,放置过夜,同法再超声处理1次,再称定重量,用甲醇补足减失的重量,摇匀,滤过,精密吸取续滤液5ml,置25ml量瓶中,加醇至刻度,摇匀,即得。

19.7.4 测定法

分别精密吸取对照品溶液与供试品溶液各10μl,注入液相色谱仪,测定,即得。

本品每1g含肉桂以桂皮醛(C9H8O)计,不得少于1.50mg。

功能与主治

温阳化气,利湿行水。用于阳不化气、水湿内停所致的水肿,症见小便不利、水肿腹胀、呕逆泄泻、渴不思饮。

用法与用量

服。一次6~9g,一日2次。

规格

(1)每袋装6g (2)每袋装9g

贮藏

密闭,防潮。

版本

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2010年版

五苓散说明书

药品名称

五苓散

药品汉语拼音

Wuling San

剂型

每袋装6g ,每袋装9g

性状

五苓散为淡黄色的粉末;气微香,味微辛。

五苓散的主要成份

猪苓、泽泻、白术(炒)、茯苓、肉桂

五苓散的药理作用

主要有利尿作用;对乙醇性脂肪肝可有预防作用。

1.利尿:给大鼠灌服五苓散50%醇提取物及其组成药,1次/d,连续5天,可见明显利尿作用,其组成药以桂枝利尿作用最强,正常家兔实验也见用药后尿量增加47%;与西药呋塞米(呋喃苯胺酸)进行利尿比较,五苓散作用缓和,持续时间较长(达70min),平均排尿量大于呋塞米。输尿管造瘘犬,清醒状态静注五苓散也可使尿量明显增加,并可使尿中Na、K、Cl等电解质排出量增加。看来,其利尿机制可能是抑制肾小管对Na、Cl的重吸收。但也有报道,对正常家兔,小鼠及大鼠五苓散无明显利尿作用。对健康人仅有轻微利尿作用,对五苓散证患者利尿作用显著。实验结果不一,可能与实验条件、剂量、给药途径、机体状态不同等因素有关。也表明五苓散不同于西药利尿药。

2.对水、电解质代谢的影响:①给实验性慢性肾功能不全大鼠,连服12个月,尿量比对照组增加,尿中K、Na、Ca2、Mg2电解质较低。血浆K、Mg稍增加,Ca较低,Na未见异常。②给二月龄大鼠分别投服10倍于常用量的五苓散及西药噻嗪类利尿药,连续一个月。结果可见,中药组全身状态比西药组好,肾血流量增加,24h尿量及Na排泄量明显增加,主要脏器含水量分布正常,表明五苓散对生长、水代谢、肾功能比西药有很好的影响;对全身水分布,细胞外液及各脏器中电解质(细胞内液)基本上无影响;不破坏水、电解质平衡而具利尿作用。

3.对乙醇性脂肪肝及肝损害的影响:在小鼠的实验发现五苓散可使乙醇高脂饲料诱发升高的小鼠血中三酰甘油TG)和总胆固醇(TC)明显下降,尿量增加。对乙醇引起的谷胱甘肽(GSH)耗竭有预防作用,从而降低乙醇性肝损害。由于GSH在体内氧化还原反应系统表现为抗氧化的作用,是体内解毒机制中重要物质,其耗竭可以导致脂质过氧化,造成细胞损害。

五苓散的功能主治

温阳化气,利湿行水。用于阳不化气、水湿内停所致的水肿,症见小便不利、水肿腹胀、呕逆泄泻、渴不思饮。①腹泻引起的脱水症收效较好,用五苓散治疗116例,结果表明,五苓散有止泻及纠正脱水的作用,治愈时间多在3~4天,平均为3.9天,比对照组(复方新诺明加口服补盐液)明显缩短(P<0.05)。②治疗呕吐(妊娠呕吐、急性胃肠炎呕吐)。③小儿腹泻病,方用五苓散加味(茯苓12g、猪苓6g、白术5g、泽泻10g、桂枝3g、苍术6g、车前子10g,包煎),1次/d;或五苓散内服,每次3g;一般5剂可使大便性状恢复正常

注意事项

肾亏脾损小便已利者不用,温病高热伤津者慎用,属于阴虚津液不足者不用。

五苓散的用法用量

口服。一次6~9g,一日2次。开水冲服。小儿酌减。

专家点评

温阳化气,利湿行水。用于膀胱化气不利,水湿内聚引起的小便不利,水肿腹胀,呕逆泄泻,渴不思饮。临床用于腹泻引起的脱水症和婴儿腹泻,疗效满意。本方药性偏渗利,故脾气亏损,肾气虚弱者如服用过多可出现头晕、目眩、口淡、食欲减退等反应。

五苓散药典标准(21)

品名

五苓散

Wuling San

处方

茯苓180g、泽泻300g、猪苓180g、肉桂120g、炒白术180g

制法

以上五味,粉碎成细粉,过筛,混匀,分装,即得。

性状

本品为淡黄色的粉末;气微香,味微辛。

鉴别

(1)取本品,置显微镜下观察:不规则分枝状团块无色,遇水合氯醛试液溶化;菌丝无色或淡棕色,直径4~6μm(茯苓)。菌丝黏结成团,大多无色;草酸钙方晶正八面体形,直径32~60μm(猪苓)。薄壁细胞类圆形,有椭圆形纹孔,集成纹孔群;内皮层细胞垂周壁波状弯曲,较厚,木化,有稀疏细孔沟(泽泻)。草酸钙针晶细小,长10~32μm,不规则地充塞于薄壁细胞中(炒白术)。纤维单个散在,长梭形,直径24~50μm,壁厚,木化;石细胞类方形或类圆形,壁一面菲薄(肉桂)。

(2)取本品4g,加甲醇20ml,超声处理30分钟,滤过,滤液蒸干,残渣加甲醇1ml使溶解,作为供试品溶液。另取泽泻对照药材1g,同法制成对照药材溶液。照薄层色谱法(2010年版药典一部附录Ⅵ B)试验,吸取上述两种溶液各2μl,分别点于同一硅胶G薄层板上,以环己烷—乙酸乙酯—丙酮(4:1:1)为展开剂,展开,取出,晾干,喷以2%香草醛硫酸溶液,在105℃加热至斑点显色清晰。供试品色谱中,在与对照药材色谱相应的位置上,显相同颜色的斑点。

(3)取本品4g,加乙醇20ml,振摇20分钟,滤过,取滤液作为供试品溶液。另取桂皮醛对照品适量,加乙醇制成每1ml含1μl的溶液,作为对照品溶液。照薄层色谱法(2010年版药典一部附录Ⅵ B)试验,吸取上述两种溶液各2μl,分别点于同一硅胶G薄层板上,以石油醚(60~90℃)—乙酸乙酯(17:3)为展开剂,展开,取出,晾干,喷以二硝基肼乙醇试液。供试品色谱中,在与对照品色谱相应的位置上,显相同颜色的斑点。

(4)取本品3g,加正己烷10ml,超声处理15分钟,滤过,滤液作为供试品溶液。另取白术对照药材0.5g,加正己烷2ml,同法制成对照药材溶液。立即照薄层色谱法(2010年版药典一部附录Ⅵ B)试验,吸取上述新制备的供试品溶液10μl、对照药材溶液2μl,分别点于同一硅胶G薄层板上,以石油醚(60~90℃)—乙酸乙酯(50:0.5)为展开剂,展开,取出,晾干,喷以5%香草醛硫酸溶液,在105℃加热至斑点显色清晰。供试品色谱中,在与对照药材色谱相应的位置上,显相同颜色的斑点,并应显有一桃红色主斑点(苍术酮)。

检查

应符合散剂项下有关的各项规定(2010年版药典一部附录Ⅰ B)。

含量测定

高效液相色谱法2010年版药典一部附录Ⅵ D)测定。

21.7.1 色谱条件与系统适用性试验

以十八烷基硅烷键合硅胶为填充剂;以乙腈—水(33:67)为流动相;检测波长为290nm。理论板数按桂皮醛峰计算应不低于3000。

21.7.2 对照品溶液的制备

精密称取桂皮醛对照品适量,加醇制成每1ml含10μg的溶液,即得。

21.7.3 供试品溶液的制备

取装量差异项下的本品,混匀,取约2g,精密称定,置具塞锥形瓶中,精密加入醇50ml,密塞,称定重量,超声处理(功率为250W,频率为40kHz)10分钟,放置过夜,同法再超声处理1次,再称定重量,用甲醇补足减失的重量,摇匀,滤过,精密吸取续滤液5ml,置25ml量瓶中,加甲醇至刻度,摇匀,即得。

21.7.4 测定法

分别精密吸取对照品溶液与供试品溶液各10μl,注入液相色谱仪,测定,即得。

本品每1g含肉桂以桂皮醛(C9H8O)计,不得少于1.50mg。

功能与主治

温阳化气,利湿行水。用于阳不化气、水湿内停所致的水肿,症见小便不利、水肿腹胀、呕逆泄泻、渴不思饮。

用法与用量

口服。一次6~9g,一日2次。

规格

(1)每袋装6g (2)每袋装9g

贮藏

密闭,防潮。

版本

《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2010年版

五苓散说明书(22)

药品名称

五苓散

药品汉语拼音

Wuling San

剂型

每袋装6g ,每袋装9g

性状

五苓散为淡黄色的粉末;气微香,味微辛。

五苓散的主要成份

猪苓、泽泻、白术(炒)、茯苓肉桂

五苓散的药理作用

主要有利尿作用;对乙醇性脂肪肝可有预防作用。

1.利尿:给大鼠灌服五苓散50%醇提取物及其组成药,1次/d,连续5天,可见明显利尿作用,其组成药以桂枝利尿作用最强,正常家兔实验也见用药后尿量增加47%;与西药呋塞米(呋喃苯胺酸)进行利尿比较,五苓散作用缓和,持续时间较长(达70min),平均排尿量大于呋塞米。输尿管造瘘犬,清醒状态静注五苓散也可使尿量明显增加,并可使尿中Na、K、Cl等电解质排出量增加。看来,其利尿机制可能是抑制肾小管对Na、Cl的重吸收。但也有报道,对正常家兔,小鼠及大鼠五苓散无明显利尿作用。对健康人仅有轻微利尿作用,对五苓散证患者利尿作用显著。实验结果不一,可能与实验条件、剂量、给药途径、机体状态不同等因素有关。也表明五苓散不同于西药利尿药。

2.对水、电解质代谢的影响:①给实验性慢性肾功能不全大鼠,连服12个月,尿量比对照组增加,尿中K、Na、Ca2、Mg2电解质较低。血浆K、Mg稍增加,Ca较低,Na未见异常。②给二月龄大鼠分别投服10倍于常用量的五苓散及西药噻嗪类利尿药,连续一个月。结果可见,中药组全身状态比西药组好,肾血流量增加,24h尿量及Na排泄量明显增加,主要脏器含水量分布正常,表明五苓散对生长、水代谢、肾功能比西药有很好的影响;对全身水分布,细胞外液及各脏器中电解质(细胞内液)基本上无影响;不破坏水、电解质平衡而具利尿作用。

3.对乙醇性脂肪肝及肝损害的影响:在小鼠的实验发现五苓散可使乙醇高脂饲料诱发升高的小鼠血中三酰甘油TG)和总胆固醇(TC)明显下降,尿量增加。对乙醇引起的谷胱甘肽(GSH)耗竭有预防作用,从而降低乙醇性肝损害。由于GSH在体内氧化还原反应系统表现为抗氧化的作用,是体内解毒机制中重要物质,其耗竭可以导致脂质过氧化,造成细胞损害。

五苓散的功能主治

温阳化气,利湿行水。用于阳不化气、水湿内停所致的水肿,症见小便不利、水肿腹胀、呕逆泄泻、渴不思饮。①腹泻引起的脱水症收效较好,用五苓散治疗116例,结果表明,五苓散有止泻及纠正脱水的作用,治愈时间多在3~4天,平均为3.9天,比对照组(复方新诺明加口服补盐液)明显缩短(P<0.05)。②治疗呕吐(妊娠呕吐、急性胃肠炎呕吐)。③小儿腹泻病,方用五苓散加味(茯苓12g、猪苓6g、白术5g、泽泻10g、桂枝3g、苍术6g、车前子10g,包煎),1次/d;或五苓散内服,每次3g;一般5剂可使大便性状恢复正常

注意事项

肾亏脾损小便已利者不用,温病高热伤津者慎用,属于阴虚津液不足者不用。

五苓散的用法用量

口服。一次6~9g,一日2次。开水冲服。小儿酌减。

专家点评

温阳化气,利湿行水。用于膀胱化气不利,水湿内聚引起的小便不利,水肿腹胀,呕逆泄泻,渴不思饮。临床用于腹泻引起的脱水症和婴儿腹泻,疗效满意。本方药性偏渗利,故脾气亏损,肾气虚弱者如服用过多可出现头晕、目眩、口淡、食欲减退等反应。

参考资料

  1. [1] 李炳照等主编.实用中医方剂双解与临床[M].北京: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8:555.
  2. [2] 魏睦新,王刚. 方剂一本通[M].北京: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9.
  3. [3] 李炳照等主编.实用中医方剂双解与临床[M].北京: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8:552.
  4. [4] 李炳照等主编.实用中医方剂双解与临床[M].北京: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8:552-553.
  5. [5] 李炳照等主编.实用中医方剂双解与临床[M].北京: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8:553-555.

相关文献

五苓散

五苓散 出处:《伤寒论》 本方由猪苓、泽泻、白术、茯苓、桂枝诸药组成。用于外有表证,内停水饮之证。症见头痛发热、水肿、泄泻;痰饮,脐下动悸,吐涎沫而头眩等。有利水渗湿,温阳化气作用。 赵羽皇云:五苓散一方,为行膀

五苓散

结, 余皆脾胃中洲之药, 使中上之水得通于下, 则小便利, 散于上则口渴除, 达于外则身热解, 今遇小便不利, 便用五苓散, 虽去桂入膀胱化气, 然桂实心肝之药, 交于水, 乃借治法, 不似附子台乌, 本系膀胱正药也, 且阴水可用, 而

五苓散

中药名称 五苓散 拼音名 Wuling san 性状 本品为淡黄色粉末;气微香,味微辛。

五苓散新用

秋季腹泻:内服五苓散,每次6~9克,每日3次,温开水送服,服至症状消失时止。 4.手脚多汗症:内服五苓散,每次9克,每日3次,温开水冲服。同时用五苓散调水外搽患处,每目早、晚各1次。 5.荨麻疹:内服五苓散,每次9克,每

小议五苓散

,而小便始利,非小便利而后吐泻方止。多饮暖水,是补充失去之津液。”从另一层面解释了五苓散的主证病机,扩大了五苓散的运用范围。是曰:立足中州,用五苓。五苓散由五味药配伍而成,其中猪苓、茯苓、泽泻淡渗利水,导水下行,通利小便;白术健脾化湿;桂枝

五苓散新效用

的一个典型症状,而五苓散有良好的通阳化气、行水消肿之效。据报道,用加味五苓片治小儿肾炎22例,结果浮肿全消l9例,2例减轻,l例无效。五苓散对营养不良性水肿、肝硬化腹水等皆有效果。脑积水本病为疑难重症之一。有人采用五苓散通过其宣畅气机的作

五苓散治秋泄

脂一药,疗效有所加强。石氏认为,五苓散不惟治秋泄有殊效,随证加减,治四时之腹泻,亦能获取良效。如呕吐明显者加藿香、竹茹;高热烦渴加知母、木瓜;大便腐臭加山楂、谷芽;四肢发凉加制附片、官桂等。石氏认为,五苓散治疗小儿秋泄,疗效确切,可作专剂

【五苓散】

气腾津化渴自止也,若发热表不解,以桂易桂枝,服后多服暖水,令汗出愈,是此方不止治停水小便不利之里,而犹解停水发热之表也,加人参名春泽汤,其意专在助气化以生津,加茵藤名【茵藤五苓散】,治湿热发黄,表里不实小便不利者,无不克也。 作者:吴谦

五苓散治膀胱咳

金,气化膀胱。 方用:五苓散加味,茯苓20克,猪苓15克,桂枝10克,白术12克,泽泻25克,五味子12克,炙冬花12克,杏仁10克,党参15克,炙甘草6克。 服上方3剂后,遗尿已减大半,咳嗽减轻。继上方再服5剂,诸症皆除。 按

[退思集类方歌注五苓散类]茵陈五苓散

治黄胆。 五苓散加茵陈蒿。 《退思集类方歌注》 清 王泰林 公元1644-1911

[卷三五苓散类·九]五苓散(一)

十日,无所苦也,渴欲饮水者,少少与之,但以法救之,随症施治,不执一端。渴者与五苓散。如其渴不 止,五苓散亦一法也。 霍乱头痛,发热,身疼痛,热多,欲饮水者,五苓散主之。此亦表里同治之法。 《伤寒论类方》 清 徐灵胎 公元1759

[卷二]五苓散证

此更加渴,则热 已在里,而表邪未罢,故用五苓。脉浮而数者,可发汗。病在表之表,宜麻黄汤;病在表之里,宜桂枝汤;病在 之表,宜五苓散。若病之里,当用猪苓汤但利其水,不可用五苓散兼发其汗矣。要知五苓是太阳半表半里之剂, 归重又在半表。 太

[卷三]五苓散

(此伤寒 五苓 水,致 取其 液, 止而 为脉 赵羽皇曰∶人身之水有二,一为真水,一为客水。真水者,即天乙之所主;客水者,即 食饮 降, 水饮 也。 怠, 泛流 培土 能化 。先哲有曰∶水之 无则水不行。 罗东逸曰∶伤寒之用五苓,允为太阳

[正方]五苓散

。○此逐内外水饮之首剂。金匮治心下支饮眩冒。用泽泻汤治呕吐思水。用猪苓散随意取用 二三味。成方总不出是汤也。祖剂云。五苓散治伤寒温热病。表里未解。头痛发热。口燥咽干烦渴饮水。或水入即吐。 或小便不利。及汗出表解。烦渴不止者。宜服之又治霍乱

五苓散医案两则

。查:肤色偏灰无光泽,体型肥胖,下肢不肿,舌淡润苔薄白,脉沉。拟五苓散原方,处方:泽泻10克,茯苓15克,猪苓10克,炒白术12克,桂枝10克,五剂,每日一剂,水煎服。服药5剂后,患者诉说腹胀略减,于是又断断续续服本方7剂,1月后称最大的

[下集]五苓散

矣。 按渴欲饮水。有类白虎加人参证。何以彼宜白虎。此宜五苓。盖白虎主治阳明热。五 苓主清太阳府热。白虎证脉洪大。是表证已解。五苓证脉浮数。表证未解。以此为辨。 诸家皆以导湿滋干。释五苓之取义。但以桂枝之辛温。苓泽之渗泄。即白术亦主燥脾。

[卷一]五苓散

梨汁防风麦冬甘草 酒客淋浊,必系湿热之邪,着于气分,故五苓八正,俱用通利。病数年不愈,必由情欲 致伤败精血阻于内窍,溺与精异路同门。茎中因精腐阻居多,必通败精,一定之理。 杜牛膝一两五钱。捣汁冲入麝香三分。 痰饮留伏而发最详。《金匮》、《

[方桉]五苓散

[方桉]五苓散

[卷下]五苓散

治烦渴饮水过多,或水入即吐,心中淡淡,停湿在内,小便不利。 桂(一两)茯苓猪苓白术(以上各一两五钱)泽泻(二两五钱) 上为细末。每服二钱,热汤调服,不拘时候,服讫,多饮热汤,有汗出即愈。如瘀热在里 ,身发黄胆,浓煎茵陈汤调下,食前

[附方]五苓散

泽泻(一钱二分)肉桂(五分)白术猪苓赤茯苓(各一钱) 作一贴。水煎服。 《外科理例》 明·嘉靖二年 汪机 公元1368-1644年

[退思集类方歌注五苓散类]〔附〕辰砂五苓散

(汪庵《医方集解》)治暑热。 五苓散加朱砂。 《退思集类方歌注》 清 王泰林 公元1644-1911

[退思集类方歌注五苓散类]〔附〕苍术五苓散

治寒湿。 五苓散加苍术。 《退思集类方歌注》 清 王泰林 公元1644-1911

[退思集类方歌注五苓散类]五苓散

入即吐,名曰水逆,宜此主之。通治水肿,霍乱身疼,胸 脐下悸,吐涎,头眩等证。此利水之祖方也。 猪苓茯苓白术(各十八铢)泽泻(一两六铢)桂(五钱)为末,以白饮和服 方匕,日 《退思集类方歌注》 清 王泰林 公元1644-1911

[卷之十]茵陈五苓散

对,证因感湿热病,以致遍身发黄,予当用茵陈五苓散治之,甚效。 上用生料五苓散一两,加入茵陈半两,车前子一钱,木通一钱半,柴胡一钱半,酒 证,加干葛二钱,作咀并前药和匀,分作二服,每服水一碗,灯草五十茎,同煎八分, 去滓,食前服,滓再煎,连

刘渡舟应用五苓散方经验

用五苓散,如果不详问,是很难用到五苓散的,对于水气病患者,舌象也很重要,应见舌胖苔白水湿之象。 另外值得一提的,老师还用五苓散治疗没有小便不利症状的病症,一个患者体胖咳嗽痰多,化痰利肺止咳,见效却不能根治,痰总是绵绵不绝,老师以五苓散

应用五苓散体会

、胸闷、少腹胀满,舌淡。边有齿痕,苔白腻而粗糙,脉濡数。笔者辨证为五苓散证,给予五苓散加减治疗一周后,水肿明显消退,后经过中西医结合进一步治疗,患者病情稳定好转。另外,五苓散对体型肥胖,胸闷气短烦躁,体重超过正常值,舌苔白腻,脉滑。胆固醇

[卷下治疫名方]茵陈五苓散

治疫黄疽。 茵陈(五钱)五苓散(四钱) 和匀,每服四钱,食前汤调服,或浓煎茵陈汤,调五苓散。 《增订叶评伤暑全书》

[卷四胃痛]五苓散

治水蓄膀胱。小便短少色白。 猪苓(四钱)茯苓泽泻(各三钱)白术(二钱)桂枝(五分) 本方加茵陈(二钱)名茵陈五苓散。治湿病作肿目黄者。仲景所谓洁净府之法也。 《医方简义》 清 王清源 公元1644-1911

[卷之一泽术麋衔汤]茵陈五苓散

即五苓散加茵陈一方去肉桂加茵陈名加减五苓散治伤寒发黄小便不利 《祖剂》 明 施沛 公元1368-1644年

冯世纶应用五苓散经验

世纶对五苓散方的解读 胡希恕先生和冯世纶教授曾把五苓散方详尽解析,以便于理解和掌握。五苓散中,茯苓、猪苓、泽泻、苍术四药为利尿药,重在逐内饮,猪苓、泽泻解其烦渴。桂枝不但解外,亦降气冲,使水不上犯而下行。五药配伍

[卷三桂枝人参葛根黄芩黄连二汤合论]五苓散附茵陈五苓散

者,是水盛于热也;水入消者,是热盛于水也 .二证皆小便不利,故均得而主之.然小便利者不可用,恐重伤津液 也.由此可知五苓散非治水热之专剂,乃治水热小便不利之主方也. 君泽泻之咸寒,咸走水腑,寒胜热邪.佐二苓之淡渗,通调水道,下 输膀胱,并

[卷下治暑主方]五苓散

治中暑烦渴,身热头痛,霍乱吐泻,小便赤少,如心神恍惚加辰砂,又名辰砂五苓散。 白术(二钱)白茯苓(去皮,二钱)猪苓(去粗,一钱五分)肉桂(一钱)泽泻(去毛,一钱五分) 上咀,作一帖,水一盅半,煎八分温服,或作散用亦可。 《增订

[卷下断瘴方]五苓散

疼身热。烦躁发渴等证。夏月主治尤多。能伐肾气下虚者。 不可过服。 泽泻(三两)猪苓(去皮一两五钱)茯苓(去皮一两五钱)肉桂(一两)白术 (去芦一两五钱) 上为细末。每服三钱。夏月背寒。头疼。发热无汗。小便 秘。浓煎葱白汤调热服。令额上有汗。

[卷四痰饮咳嗽方]五苓散

苓桂枝。 喻嘉言云。水饮下郁于阴中。挟其阴邪。鼓动于脐则为悸。上入于胃则吐涎沫。及其郁 极乃发。直上头目。为颠为眩。五苓散利水以发汗。为分利表里阴阳之法。 男元犀按。脐下动气。去术加桂。仲师理中丸法也。兹何以脐下悸而用白术乎。不知吐 涎沫

五苓散临床辨证应用举隅

五苓散的应用很广,现就多年来的临床应用辨证治疗疾病的体会总结如下。 1临床资料 1.1治疗特发性水肿临床上部分患者每见下肢水肿,白日加重,休息一晚,次日晨起明显减轻,女性患者多于男性,心、肝、肾三脏功能均正常,此时采用五苓散加味治疗

[卷五黄瘅病方]茵陈五苓散

茵陈(十分。)五苓散(五分。) 上二味和。先食饮服方匕。日三服。 歌曰瘅病传来两解方。(表里两解。)茵陈末入五苓尝。五苓五分专行水。十分茵陈却 退黄 男元犀按。五苓散功专发汗利水。助脾转输。茵陈蒿功专治湿退黄。合五苓散为解郁利 湿之

[卷下诸药方论]五苓散方

苓令也。号令之令矣。通行津液。克伐肾邪。专为号令者。苓之功也。五苓之中。茯苓 为主。故曰五苓散。茯苓味甘平。猪苓味甘平。甘虽甘也。终归甘淡。内经曰。淡味渗 泄为阳。利大便曰下。利小便曰渗泄。水饮内蓄。须当渗泄之。必以甘淡为主。是

[卷三利湿之剂]五苓散

半桂五钱 湿为地之气,其中人也缓,其入人也深,其为病也不可以疾而已。坐卧卑湿,汗渍雨淋, 此湿之自外来者也;多食浓腻,过嗜茶酒,此湿之自内生者也。治湿必先理脾,脾土健运, 始能渗湿,此定法也。又须分利,使浊阴从下而出,亦定法也。五苓散,仲

[卷十六祖方]五苓散(玉函)

。 五苓散去猪苓、泽泻、白术。用桂一两。茯苓二两。蜜丸。沸汤下二钱。日三服( 作汤名桂苓饮。) 桂苓甘露饮治温热病。小便不通。烦渴引饮。 五苓散加真寒水石、石膏、滑石。 四苓散治小便赤涩胀痛。及温热时行烦渴。 五苓散去桂。 茵陈五苓散(金

[卷二霍乱门第十四]五苓散

吐,邪在下焦则泻,邪在中焦则既吐且泻,名曰霍乱。霍乱责之里邪,里邪 责之水谷。是方也,桂能建中,术能安谷,茯苓、猪苓、泽泻能安水。水谷得其安,则霍乱 自止矣。此五苓治霍乱之意也。正考见伤寒门。 《医方考》 明代 吴昆 公元1584年

[上卷下剂]五苓散

铢(去皮)茯苓十八铢泽泻一两六铢白术十八铢桂五钱(去皮) 上五味,为末〔法〕,以白饮和服方匕〔法〕,日三服〔法〕。多服暖水〔法〕,汗出愈 苓,臣药也。二苓相辅,则五者之中,可为君药矣,故曰五苓。猪苓、泽泻相须,藉泽泻之 咸以润下,茯苓

[利湿之剂]五苓散

滑石停。(猪苓、茯苓、泽泻、阿胶、滑石各一两。滑石泻 解肌,最能行水。吴鹤皋曰∶以诸药过燥,故加阿胶以存津液。)此为利湿兼泻热,黄胆(小) 便闭渴呕宁。(五苓治湿胜,猪苓兼热胜。) 《汤头歌诀》 清 汪昂 公元1644-1911

[卷七下燥湿门]五苓散

辛热 曰∶ 当下 热而 经之 发热 湿热 而渴 伤 利 阴 去桂,名四苓散。(李东垣曰∶无恶寒证,不可用桂。周扬俊曰∶五苓为渴而小便不利 者设 小便 加 思饮 泽泻 名茯苓 加川 与 暑 赤 淋 胃苓 湿也 亦致 消导 当 汤 《成

[卷之五伤暑证治]五苓散

解,烦渴引水,水入即吐,或 小便不利,及汗出表解,烦渴不止。又治霍乱吐利,黄胆湿疫。 泽泻(二两半)桂心(一两)猪苓(去皮)赤茯苓白术(各一两半) 上为末。每服二钱,沸汤下,不以时,服讫,多饮热汤,汗出即愈。 《三因极一病证方论》

[卷之六凡例]五苓散

治伤寒温热病,表里未解,头痛发热,口燥咽干,烦渴引水,水入即吐;或 小便不利;及汗出表解,烦渴不止者,宜服之。又治霍乱吐利。(方见伤暑门,加甘草一两炙) 《三因极一病证方论》 宋 陈言 公元1174年

[卷之九外因衄血证治]五苓散

治伏暑饮热,暑气流入经络,壅溢发衄;或胃气虚,血渗入胃,停留不散,吐 出一二升许。(方见伤暑门。治衄则以茆花煎汤下,屡用得效) 《三因极一病证方论》 宋 陈言 公元1174年

[卷二太阳腑病]五苓散

茯苓(三钱)猪苓泽泻(各八分)桂枝(一钱)白术(一钱五分 水煎服,以利为度。 愚按∶前症,自汗脉浮者,由中风入本腑可用此方;无汗脉紧者,由伤寒入本腑,即于 香散中加茯苓、泽泻,应手而效。 《医学心悟》 清 程国彭 公元1

[卷之二治伤寒]五苓散

,烦渴饮水,或水入即吐, 利,及汗出表解。烦渴不止者,宜服之。又治霍乱吐利,躁渴引饮。 泽泻(二十五两)白术猪苓(去皮)赤茯苓(去皮,各十五两)肉桂(去粗皮, 十两) 上为细末。每服二钱,热汤调下,不计时候,服讫多饮热汤,有汗出即愈。又治

[卷之二〔宝庆新增方〕]辰砂五苓散

五苓散 - 相关资讯

五苓散 五苓散

国家基本药物与五苓散有关的国家基本药物零售指导价格信息序号基本药物目录序号药品名称剂型规格单位零售指导价格类别备注845...

健康人气榜

01 螺旋烫 螺旋烫 热度:135115
02 协调阴阳 协调阴阳 热度:134232
03 子午法 子午法 热度:134187
04 千金藤 千金藤 热度:133821
05 野八角 野八角 热度:70693
06 刺灸法 刺灸法 热度:69569
07 太阳为开 太阳为开 热度:69129
08 职业健康检查 职业健康检查 热度:68761

五苓散 - 相关图片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