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妃媚史

《玉妃媚史》,题“古杭艳艳生著,古杭情痴生批”。艳艳生即《昭阳趣史》之作者。书中极写贵妃之荒淫,为古代禁书之一。

基本资料

《玉妃媚史》,题“古杭艳艳生著,古杭情痴生批”。艳艳生即《昭阳趣史》之作者。书中极写贵妃之荒淫,为古代禁书之一。 书名:《玉妃媚史》 作者:艳艳生 出版时间清代 页数:近百十页

信息简介

  玉妃媚史《玉妃媚史》,题“古杭艳艳生著,古杭情痴生批”。艳艳生即《昭阳趣史》之作者。  《玉妃媚史》有乾隆刊本。书中极写贵妃之荒淫。大半是敷演《太平广记》中所记杨贵妃故事,及绿窗新话中所载贵妃事而成。《新话》中有《杨贵妃和安禄山》、《杨妃窃宁王玉笛》等目,故即谓全据《新话》亦可。所征引诗歌,头都从李、杜等唐人集中来。书二卷三万余言,近百十页。因《玉妃媚史》不见刊本,故此亦据各种材料敷演而成。

内容概述

  玉妃媚史书叙高力士奉唐玄宗之命,去召一美人入宫,这美人就是杨玉环。杨玉环弘农华阴人,徙居薄州永乐县的独头村。她的父亲名玄琰,曾为蜀州司户。杨玉环自幼丧父,寄养在叔父玄家。开元二十二年,嫁给寿王瑁为妃。如果正名定分,寿王妃杨玉环应是唐玄宗子妇。高力士到了寿邸,传旨宣杨妃入宫。寿王不知何因,只因父命难违,没奈何召出杨妃,让她随高力士进宫。杨妃来到宫中进见,只见她轻移莲步,趋至座前,款款深深的拜将下去,口称臣妾杨氏见驾。玄宗赐她平身,此时已是黄昏,宫中烛影摇红,阶下月光映采,玄宗在灯月之下,定晴看着杨妃,但见她肌态丰艳,背肉停匀,眉不描而黛,发不漆而黑,颊不脂而红,唇不涂而朱,果然是倾国倾城一美色。  当下设席接风,令他侍宴。玄宗问杨妃技艺,妃答言粗晓音律,玄宗遂命高力士取过玉笛,命杨妃吹笛。只听笛声悠扬,逸韵铿锵,玄宗满心欢喜,亲斟美酒三杯,赐与杨妃。杨妃逐杯接饮,脸上越发现出桃花,愈加媚艳。玄宗又亲授金钗钿合,作为定情物,杨妃含羞拜受。完毕,各乘酒兴,携手入内,遂成一套鱼水同欢的艳曲。第二日,玄宗嘱杨妃自作表文,乞为女道士,赐号太真。旋即另册美女为寿王瑁妃,寿王瑁亦无可奈何。此时朝中李林甫专权,引进杨国忠、安禄山,一是因杨妃得宠,不得不引为党援,二是因安禄山善阿谀奉迎,不能不替他扬誉。安禄山先是任平庐节度使,又兼范阳节度使,权力日盛。一日安禄山启奏入朝,玄宗召见,因他平定边乱有功,遂加以慰劳。安禄山献给玄宗鹦鹉一架,玄宗问从何得来?安禄山谎称他征奚、契丹时,有一鹦鹉忽从空中飞来,自以为吉祥,取养多年,今已驯扰,才敢献给皇上。  玄宗说宫中也有不少鹦鹉,但不及此鸟修洁。这只鹦鹉也善迎意旨,竟学人言道:“谢万岁恩奖。”玄宗大喜,便顾左右道:“贵妃素爱鹦鹉,可宣她出来,一同玩赏。”安禄山抬头一看,见许多宫女,簇拥一个绝世丽人,冉冉而来。玄宗命安禄山谒见贵妃,安禄山偷眼瞧那杨贵妃,镂雪为肤,揉酥作骨,丰艳中带着几分秀雅,禁不住意醉神迷。贵妃见安禄山膀大腰圆,看似痴肥,恰甚强壮,也不由暗暗称许道:“好一个奇男子。”  唐玄宗命左右设宴,召集诸杨及亲信大臣侍宴。玄宗携贵妃手,请登勤政楼。禄山在后跟随,香气阵阵,触鼻而来,几乎未饮先醉。来到宴上,安禄山正好觑视群芳,于是边饮边赏,暗地品评,这一个是双眉含翠,那一个是两鬓艳青,这一个是秋水横波,那一个是桃花晕颊,其中妖冶丰盈的还要算贵妃玉环。散席后,百官谢宴归去,诸杨亦皆散去,独禄山尚留侍玄宗。相随入宫。玄宗爱到极处,至呼禄山为禄儿。禄山乘势凑趣,先趋至贵妃面前,屈膝下拜道:“臣儿祝母妃千岁!”  禄山见贵妃梨涡微晕,星眼斜溜,险些儿把自己的魂灵,被她摄去。一日,为禄山生辰,玄宗及杨贵妃,赏赐丰厚。过了三日,贵妃召禄山入禁中,用锦绣为大襁褓,裹着禄儿,令宫人十六人,用轿抬着,游行宫中。宫人一边抬着一边笑,其他人更是捧腹。玄宗不知实情,听到后宫的喧笑之声,问明原委,亲自一看,也觉好笑。到了晚上小宴,玄宗与贵妃并坐,令安禄山侍饮左侧,尽欢而罢。自此安禄山出入宫掖,毫无禁忌,或与贵妃对食,或与贵妃联榻,通宵不出,丑声通达。  安禄山与贵妃鬼混了一年有余,甚至将贵妃胸乳抓伤。贵妃未免暗泣,因恐玄宗瞧破,遂作出一个诃子来,笼罩胸前。宫中未悉深情,反以为未肯露乳,多半仿效。禄山却暗暗怀惧,不敢时常入宫。不久,安禄山出镇边关,贵妃才开始一心一意地媚事玄宗,惹得玄宗愈加恩爱。贵妃要什么,玄宗便依她什么。贵妃喜吃荔枝,荔枝产于岭南,离长安约数千里,玄宗特命飞驿驰送,数日便到,色味不变。再说梅妃自西阁一幸,好几年不见玄宗,南宫独处,郁郁不欢,忽闻岭南驰到驿使,还疑是送来梅花,询问宫人,才知道是给杨贵妃进生荔枝,越觉心神懊怅,整日哀叹。  乃命宫人邀入高力士,仔细问道:“将军尝侍奉皇上,可知皇上意中,尚记得有江采萍么?”力士道:“皇上非不记念南宫,只因碍着贵妃,不便宣召。”梅妃道:“或记得汉武帝时,陈皇后被废,曾出千金赂司马相如,作长门赋上献,今日岂无才人?还乞将军代为嘱托,替我拟长门赋一篇,入达主聪,或能挽回天意,亦未可知。”力士恐得罪杨妃,不敢应承,只推说无人解赋,并且说娘娘大才,何妨自己作赋。梅妃长叹数声,乃援笔蘸墨,立书数行,写成一赋,并凑集千金,赠与力士,托他献给皇上。力士不便推却,只好把赋拿给皇上看。玄宗展开一看,题目乃是楼乐赋。玄宗瞧罢,想起旧情,也觉难过,遂取出珍珠一斛,令力士密赐梅妃。梅妃不受,又写了七绝一首,托力士带回,再呈玄宗。玄宗见上面写着:柳叶双眉久不描,残妆和泪污红销。  长门自是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玄宗正在吟玩,杨贵妃忽然进来,见了诗句,竟从玄宗手中夺去。贵妃瞧毕,掷还玄宗,又见案上有一薛涛笺,笺上写着楼乐赋一篇,从头至尾,看了一遍,不禁大愤道:“梅精庸饯,乃敢作此怨词,毁妾尚可,谤讪圣上,该当何罪?应即赐死!”玄宗默然不答。贵妃再三要求,玄宗道:“他无聊作赋,情迹可原,卿不必与他计较。”贵妃嗔目道:“陛下若不忘旧情,何不再召入西阁,与他私会?”玄宗见贵妃提及旧事,又惭又恼,但因宠爱已惯,没奈何耐着性子,任她絮叨一番。以后,杨妃又一次触怒玄宗。玄宗独自闷闷不乐,欲再召梅妃入侍,适值梅妃有疾,不能进奉,因此抑郁异常。这时贵妃剪下青丝一缕,派人带给玄宗,以此谢罪。玄宗瞧着一缕青丝,黑光可鉴,更不禁牵动旧情,乃即令高力士召入贵妃。贵妃毁妆入宫,拜伏认罪,并无一言,只有呜咽涕泣。玄宗大为不忍,亲手扶起,立唤侍女,替她梳妆更衣,重整夜宴,格外亲爱。  从此以后,唐玄宗更加宠幸贵妃。屡与贵妃幸华清宫,赐浴温泉。温泉在骊山下,向筑宫室,环山建造,有集灵台、朝元阁,及飞霸、九龙、长生、明珠等殿,统是规模宏大,气象辉煌。杨国忠、杨?、杨?,及三国夫人,一并从幸。车马仆从,充溢教坊,锦绣珠玉,鲜艳夺目。既至华清宫,辄张盛宴,到了酒酣面热,大家散去。贵妃肌体丰硕,常常香汗淋漓,玄宗因命往浴,宫中有池,叫作华清池,是温泉汇聚的地方,每当贵妃洗浴完毕,临风小立,露胸取凉,别人原是回避,独有玄宗司空见惯,不必禁忌。此时,贵妃似羞非羞,似嗔非嗔,更现出一种妩媚态度。贵妃又往往乘着初浴,特舞霓裳羽衣曲,罗衣散绮,锦带生香。玄宗大悦,时适盛夏,遂留华清宫避暑。  转瞬间已是七夕,秦俗多于是夜乞巧,在庭中陈列瓜果,焚香祷告。贵妃亦趁此固宠,特请玄宗至长生殿,仿行乞巧故事。贵妃依偎着玄宗,低声说道:“今日牛女双星,渡河相会,真是一番韵事。”玄宗说:“双星相会,一年一度,不及朕与妃子,得时时欢聚哩。”说完看着贵妃,贵妃反而眼眶一红,扑簌簌地掉下泪来。玄宗顿时大为惊讶,问她何事伤感。贵妃答道:“妾想牛女双星,虽然一年一会,却是地久天长,只想妾与陛下,不能似他长久哩。”玄宗说:“朕与卿生则同衾,死则同穴,有什么不长不久?”贵妃拭着泪道:“长门孤寂,秋扇抛残,妾每阅前史,很是痛心。”玄宗又说:“朕不致如此薄幸,卿若不信,愿对双星设誓。”贵妃听着,亟向左右回顾,玄宗会意,便令宫女内监,暂行回避。一面携贵妃手,同至香案前,拱手作揖道:“双星在上,我李隆基与杨玉环,情重恩深,愿生生世世,长为夫妇。”贵妃也说:“愿如皇言,有渝此盟,双星作证,不得令终。”又侧身拜谢玄宗说:“妾感陛下厚恩,今夕密誓,死生不负。”玄宗说:“彼此同心,还有何虑””贵妃乃改愁为喜,即呼宫女等入内,撤去香花,随驾返入离宫,这一夜间的枕席绸缪,自在意中。  天宝十四载,玄宗与贵妃幸华清宫避暑,至秋还宫,适安禄山表请献马,共三千匹。玄宗意欲准请,忽有人密奏,说安禄山包藏祸心,不可不防。一日,玄宗正与贵妃小饮,忽见一人踉跄跑入说:“安禄山反了!请陛下火速遣兵,北讨反贼。”玄宗惊道:“有此事么?恐系谣言。”贵妃说:“陛下待禄山甚厚,几似常人父子一般,他若恃宠生骄,习成狂肆,或未可知。至如造反一事,妾想他未必敢然。他子庆宗,尚主留京,他若造反,难道连儿子都不管么?”原来贵妃记念禄山,每当外国有所贡献,遇有奇珍,必遣密使私赠,因此禄山造反,尚欲出言回护。后得知安禄山反叛一事确凿无疑,玄宗因贵妃哀请,竟为所动,遂将率部亲征。  唐玄宗行至马嵬驿,正要携贵妃入驿休息,就听得驿门外面,喊杀连天,吓得玄宗面如土灰,贵妃更银牙乱颤,粉脸成青,急命高力士往外查明。高力士回来通报,说杨国忠父子、韩国夫人,已被禁军杀死。唐玄宗急命大臣到外面探听虚实,御史大夫魏方进在侧,到外面一看,只见禁军已将杨国忠首级悬于驿门,并把肢体脔割,不由愤怒斥责,话没说完,军士一拥而上,又将魏方进砍成数段。韦见素出来查看,也被乱军殴打,幸亏有人阻拦,韦见素才退回驿中,报知玄宗,玄宗也是无计可施,外面仍然喧扰不休。高力士请玄宗出去慰问兵士,玄宗只好硬着头皮,挟杖出门,慰劳军士,令各收队。军士仍围住驿门,毫不遵旨,玄宗不觉焦躁起来,让高力士去问玄礼,玄礼答道:“国忠既诛,贵妃不宜供奉,请皇上割恩正法。”高力士说这恐怕做不到,军士听了,都哗然道:“不杀贵妃,誓不扈驾。”一面说,一面要殴打高力士,高力士慌忙退回,向玄宗陈述。玄宗大惊失色说贵妃常年居住深宫,不闻外事,何罪当诛?高力士说贵妃原是无罪,但将士们已杀了杨国忠,如果贵妃留待左右,终不能使将士心安。将士安,陛下也就安了。唐玄宗沉吟不语,返入驿门,倚仗立着。这时,韦谔跪在地上,叩头力请,头破血流,玄宗顿足道:“罢了!罢了!”话没说完,高力士跑进来说军士已闯进来了,若不速决,他们要自己来杀贵妃了。玄宗不禁泪下,半晌才说:“我也顾不得贵妃了。你替朕传旨,赐妃自尽罢!”高力士起身入内,引贵妃往佛堂自缢。韦谔亦起身出外,传谕禁军道:“皇上已赐贵妃自尽了。”众人听后齐呼万岁。  再说杨贵妃听到凶耗,心似刀割,已洒了无数恨泪。见到高力士来传旨赐死,险些晕倒在地,高力士引贵妃来到玄宗面前,玄宗不忍相看,掩面流涕,玄宗与贵妃都痛不欲生。这时高力士听到外面哗声未息,恐生不测,忙将贵妃牵至梨树下,解了罗巾,系住树枝。贵妃自知无救,北向拜道:“妾与圣上永诀了。”拜毕,即用头套入巾中,两脚悬空,霎时气绝,年三十有八。高力士见贵妃已死,遂将尸首移置驿庭,令玄礼等入视。玄礼举尸首示众人,众人欢呼说:“是了是了。”玄礼遂率军士免胄解甲,顿首谢罪,三呼万岁,出门敛兵。  不久,唐玄宗到了成都。唐肃宗在灵武登位。第二年,安禄山被杀,皇帝回到长安。唐玄宗被尊为太上皇。每到春日冬夜,荷花盛开,枯叶飘落之时,玄宗便黯然伤神,虽希望在梦中相见,也杳无音信。  一日,一道士来,说自己有汉朝李可君的召魂法术。唐玄宗一听大喜,急命施展法术。道士于是上天入地寻找贵妃的灵魂,但没有找到,又到四方去找,东到大海,登上蓬莱,看见仙山高耸,上面有许多楼台馆舍,有一园门,门上写着:玉妃太真院。道士拔下发簪敲门,丫环出来开门,道士说明来意,丫环说玉妃刚睡,请稍候。过了好久,道士见玉妃出来,头戴金莲花冠,身披紫纱衣,佩一块红色玉器,穿一双凤头鞋,由七、八个丫环陪伴着。贵妃问起玄宗,又问起天宝十四年以来的事情,说罢,悲痛不已。把金钗玉盒,留下一半,让道士把另一半交给玄宗,以表旧日恩爱。贵妃又提到初七夜设誓之事,说着黯然泪下,自言自语地说,以后还要与玄宗结下姻缘,或是在天上,或是在人间,坚决再相见,象过去那样恩爱。又说,太上皇也不能在人间很久了,希望他多保重,不要自寻烦恼了。使者回来奏明太上皇,唐玄宗里特别悲哀,身体日渐衰弱,不久便死了

玉妃媚史 - 相关资讯

文化人气榜

01 四川大学图书馆 四川大学图书馆 热度:102756
02 华北理工大学 华北理工大学 热度:101837
03 玉妃媚史 玉妃媚史 热度:101711
04 浙江财经大学 浙江财经大学 热度:100370
05 计算机应用基础 计算机应用基础 热度:53099
06 少年jump 少年jump 热度:52901
07 杨梅节 杨梅节 热度:52418
08 湘潭大学兴湘学院 湘潭大学兴湘学院 热度:52224

玉妃媚史 - 相关图片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