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寄托

基本资料在精神分析上讲属于精神空虚,但是可以找到使自己愉快并且填补空虚的一项活动或者事物。这是每个人都需要的,只是没必要说明。就像是除了社会性给与的一般应该完成的事情外,一些课余的活动,兴趣爱好等等,都属于这一范畴,我们称它们为寄托对象。从心里学上讲心里在完成一定的必要的事情(社会性)后需要调节身心,而调节身心的办法就是找寻使之能够愉悦的物品或者运动等,并且这类事物是自己能够力所能及的,抑或是虽不能达到,不过自身感觉良好就可以。这类事物我们可以称作寄托对象。在生物学领域我们可以看成是机体活动需要,帮助机体新陈代谢的有效途径。做同一件事情会让机体感到疲乏,缓解疲乏,调节机体运作效率,就必须换一种...

新华社评论员:伟力凝聚激发奋进豪情——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 听取国庆70周年庆祝活动总结报告时重要讲话精神之一 “好政策让村民过上好日子”西夏区“精神扶贫”活动今日启动 宁夏党委常委会会议传达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民族团结进步表彰大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 做爱国主义精神的践行者 红色精神闪耀新的时代光芒 体育时评:有一种精神叫女排不言败 有一种自豪叫祖国在心中

基本资料

在精神分析上讲

  属于精神空虚,但是可以找到使自己愉快并且填补空虚的一项活动或者事物。这是每个人都需要的,只是没必要说明。就像是除了社会性给与的一般应该完成的事情外,一些课余的活动,兴趣爱好等等,都属于这一范畴,我们称它们为寄托对象。

从心里学上讲

  心里在完成一定的必要的事情(社会性)后需要调节身心,而调节身心的办法就是找寻使之能够愉悦的物品或者运动等,并且这类事物是自己能够力所能及的,抑或是虽不能达到,不过自身感觉良好就可以。这类事物我们可以称作寄托对象。

在生物学领域

  我们可以看成是机体活动需要,帮助机体新陈代谢的有效途径。做同一件事情会让机体感到疲乏,缓解疲乏,调节机体运作效率,就必须换一种运动,而另一种运动我们就称之为寄托对象。

正文

  一   生命到底有没有意义?——只要你这样问了,答案就肯定是:有。因这疑问已经是对意义的寻找,而寻找的结果无外乎有或没有;要是没有,你当然就该知道没有的是什么。换言之,你若不知道没有的是什么,你又是如何判定它没有呢?比如吃喝拉撒,比如生死繁衍,比如诸多确有的事物,为什么不是,此既不是,什么才是?这什么,便是对意义的猜想,或描画,而这猜想或描画正是意义的诞生。   二   存在,并不单指有形之物,无形的思绪也是,甚至更是。有形之物尚可因其未被发现而沉寂千古,无形的思绪——比如对意义的描画——却一向喧嚣、确凿,与你同在。当然,生命中也可以没有这样的思绪和喧嚣,永远都没有,比如狗。狗也可能有吗?那就比如昆虫。昆虫也未必没有吗?但这已经是另外的问题了。   三   既然意义是存在的,何以还会有上述疑问呢?料其真正的疑点,或者忧虑,并不在意义的有无,而在于:第一,这类描画纷纭杂沓,到底有没有客观正确的一种?第二,这意义,无论哪一种,能否坚不可摧?即:死亡是否终将粉碎它?一切所谓意义,是否都将随着生命的结束而变得毫无意义?   四   如果不是所有的生命(所有的人)都有着对意义的描画与忧虑,那就是说,意义并非与生俱来。意义不是先天的赋予,而显然是后天的建立。也就是说,生命本无意义,是我们使它有意义,是“我”,使生命获得意义。   建立意义,或对意义的怀疑,乃一事之两面,但不管哪面,都是人所独具。动物或昆虫是不屑这类问题的,凡无此问题的种类方可放心大胆地宣布生命的无意义。不过它们一旦这样宣布,事情就又有些麻烦。它们很可能就此成精成怪,也要陷入意义的纠缠了。你看传说中的精怪,哪一位不是学着人的模样在为生命寻找意义?比如白娘子的“千年等一回”,比如猪八戒的梦断高老庄。   五   生命本无意义,是“我”使生命获得意义——此言如果不错,那就是说:“我”,和生命,并不完全是一码事。   没有精神活动的生理性存活,也叫生命,比如植物人和草履虫。所以,生命二字,可以仅指肉身。而“我”,尤其是那个对意义提出诘问的“我”,就不只是肉身了,而正是通常所说的:精神,或灵魂。但谁平时说话也不这么麻烦,一个“我”字便可通用——我不高兴,是指精神的我;我发烧了,是指肉身的我;我想自杀,是指精神的我要杀死肉身的我。“我”字的通用,常使人忽视了上述不同的所指,即人之不同的所在。   六   不过,精神和灵魂就肯定是一码事吗?那你听听这句话:“我看我这个人也并不怎么样。”——这话什么意思?谁看谁不怎么样?还是精神的我看肉身的我吗?那就不对了,“不怎么样”绝不是指身体不好,而“我这个人”则明显是就精神而言,简单说就是:我对我的精神不满意。那么,又是哪一个我不满意这个精神的我呢?就是说,是什么样的我,不仅高于(大于)肉身的我并且也高于(大于)精神的我,从而可以对我施以全面的督察呢?是灵魂。   七   但什么是灵魂呢?精神不同于肉身,这话就算你说对了,但灵魂不同于精神,你倒是解释解释这为什么不是胡说?   因为,还有一句话也值得琢磨:“我要使我的灵魂更加清洁。”这话说得通吧?那么,这一回又是谁使谁呢?麻烦了,真是麻烦了。不过,细想,这类矛盾推演到最后,必是无限与有限的对立,必是绝对与相对的差距,因为那必是无限之在(比如整个宇宙的奥秘)试图对有限之在(比如个人处境)施加影响,必是绝对价值(比如人类前途)试图对相对价值(比如个人利益)施以匡正。这样看,前面的我必是联通着绝对价值,以及无限之在。但那是什么?那无限与绝对,其名何谓?随便你怎么叫他吧,叫什么其实都是人的赋予,但在信仰的历史中他就叫做:神。他以其无限,而真,他以其绝对的善与美,而在。他是人之梦想的初始之据,是人之眺望的终极之点,他的在先于他的名,而他的名,碰巧就是这个“神”字。   这样的神,或这样来理解神性,有一个好处,即截断了任何凡人企图冒充神的可能。神,乃有限此岸向着无限彼岸的眺望,乃相对价值向着绝对之善的投奔,乃孤苦的个人对广博之爱的渴盼与祈祷。这样,哪一个凡人还能说自己就是神呢?   八   精神,当其仅限于个体生命之时,便更像是生理的一种机能,肉身的附属,甚至累赘(比如它有时让你食不甘味,睡不安寝)。但当他联通了那无限之在(比如无限的人群和困苦,无限的可能和希望),追随了那绝对价值(比如对终极意义的寻找与建立),他就会因自身的局限而谦逊,因人性的丑陋而忏悔,视固有的困苦为锤炼,看琳琅的美物为道具,既知不断地超越自身才是目的,又知这样的超越乃是永远的过程。这样,他就不再是肉身的附属了,而成为命运的引领——那就是他已经升华为灵魂,进入了不拘于一己的关怀与祈祷,所以那些只是随着肉身的欲望而活的,你会说他没有灵魂。   九   比如希特勒,你不能说他没有精神,由仇恨鼓舞起来的那股干劲儿也是一种精神力量,但你可以说他丧失了灵魂。灵魂,必当牵系着博大的爱愿。   再比如希特勒,你可以说他的精神已经错乱——言下之意,精神仍属一种生理机能。你又可以说他的灵魂肮脏——但显然,这已经不是生理问题,而必是牵系着更为辽阔的存在,和以终极意义为背景的观照。   这就是精神与灵魂的不同。   精神只是一种能力。而灵魂,是指这能力或有或没有的一种方向,一种辽阔无边的牵挂,一种并不限于一己的由衷的祈祷。这也就是为什么不能歧视傻人和疯人的原因。精神能力的有限,并不说明其灵魂一定龌龊,他们迟滞的目光依然可以眺望无限的神秘,祈祷爱神的普照。事实上,所有的人,不都是因为能力有限才向那无边的神秘眺望和祈祷吗?   十   其实,人生来就是跟这局限周旋和较量的。这局限,首先是肉身,不管它是多么聪明和健壮。想想吧,肉身都给了你什么?疾病、伤痛、疲劳、孱弱、丑陋、孤单、消化不好、呼吸不畅、浑身酸痛、某处搔痒、冷、热、饥、渴、馋、人心隔肚皮、猜疑、嫉妒、防范……当然,它还能给你一些快乐,但这些快乐既是肉身给你的就势必受着肉身的限制。比如,跑是一种快乐,但跑不快又是烦恼,跳也是一种快乐,可跳不高还是苦闷,再比如举不动、听不清、看不见、摸不着、猜不透、想不到、弄不明白……最后是死和对死的恐惧。我肯定没说全,但这都是肉身给你的。而你就像那块假宝玉,兴冲冲地来此人间原是想随心所欲玩它个没够,可怎么先就掉进这么一个狭小黢黑的皮囊里来了呢?这就是他妈的生命?可是,问谁呢你?你以为生命应该是什么样儿?呆着吧哥们儿!这皮囊好不容易捉你来了,轻易就放你走吗?得,你今后的全部任务就是跟它斗了,甭管你想干嘛,都要面对它的限制。这样一个冤家对头你却怕它消失。你怕它折磨你,更怕它倏忽而逝不再折磨你——这里面不那么简单,应该有的可想。   但首先还是那个问题:谁折磨你?折磨者和被折磨者,各是哪一个你?   十一   有一种意见认为,是精神的你在折磨肉身的你,或灵魂的你在折磨精神的你。前者,精神总是想冲破肉身的囚禁,肉身便难免为之消损,即“为伊消得人憔悴”吧。后者,无论是“众里寻她千百度”,还是“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总归也都使你殚思竭虑耗尽精华。为此,这意见给你的衷告是:放弃灵魂的诸多牵挂吧,惟无所用心可得逍遥自在;或平息那精神的喧嚣吧,惟健康长寿是你的福。   还有一种意见认为:是肉身的你拖累了精神的你,或是精神的你阻碍了灵魂的你。前者,比如说,倘肉身的快感湮灭了精神的自由,创造与爱情便都是折磨,惟食与性等等为其乐事。然而,这等乐事弄来弄去难免乏味,乏味而至无聊难道不是折磨?后者呢,倘一己之欲无爱无畏地膨胀起来,他人就难免是你的障碍,你也就难免是他人的障碍,你要扫除障碍,他人也想推翻障碍,于是危机四伏,这难道不是更大的折磨?总之,一个无爱的人间,谁都难免于中饱受折磨,健康长寿惟使这折磨更长久。因此,爱的弘扬是这种意见看中的拯救之路。   十二   但是,当生命走到尽头,当死亡向你索要不可摧毁的意志之时,便可看出这两种意见的优劣了。   如果生命的意义只是健康长寿(所谓身内之物),死亡便终会使它片刻间化为乌有,而在此前,病残或衰老早已使逍遥自在遭受了威胁和嘲弄。这时,你或可寄望于转世来生,但那又能怎样呢?路途是不可能没有距离的,存在是不可能没有矛盾的,生是不可能绕过死的,转世来生还不是要重复这样的逍遥和逍遥的被取消,这样的长寿和长寿的终于要完结吗?那才真可谓是轮回之苦哇!   但如果,你赋予生命的是爱的信奉,是更为广阔的牵系,并不拘于一己的关怀,那么,一具肉身的溃朽也能使之灰飞烟灭吗?   好了,最关键的时刻到了,一切意义都不能逃避的问题来了:某一肉身的死亡,或某一生理过程的终止,是否将使任何意义都掉进同样的深渊,永劫不复?   十三   如果意义只是对一己之肉身的关怀,它当然就会随着肉身之死而烟消云散。但如果,意义一旦牵系着无限之在和绝对价值,它就不会随着肉身的死亡而熄灭。事实上,自古至今已经有多少生命死去了呀,但人间的爱愿却不曾有丝毫的减损,终极关怀亦不曾有片刻的放弃!当然困苦也是这样,自古绵绵无绝期。可正因如此,爱愿才看见一条永恒的道路,终极关怀才不至于终极地结束,这样的意义世代相传,并不因任何肉身的毁坏而停止。   也许你会说:但那已经不是我了呀!我死了,不管那意义怎样永恒又与我何干?可是,世世代代的生命,哪一个不是“我”呢?哪一个不是以“我”而在?哪一个不是以“我”而问?哪一个不是以“我”而思,从而建立起意义呢?肉身终是要毁坏的,而这样的灵魂一直都在人间飘荡,“秦时明月汉时关”,这样的消息自古而今,既不消逝,也不衰减。   十四   你或许要这样反驳:那个“我”已经不是我了,那个“我”早已经不是(比如说)史铁生了呀!这下我懂了,你是说:这已经不是取名为史铁生的那一具肉身了,这已经不是被命名为史铁生的那一套生理机能了。   但是,首先,史铁生主要是因其肉身而成为史铁生的吗?其次,史铁生一直都是同一具肉身吗?比如说,30年前的史铁生,其肉身的哪一个细胞至今还在?事实上,那肉身新陈代谢早不知更换了多少回!30年前的史铁生——其实无需那么久——早已面目全非,背驼了,发脱了,腿残了,两个肾又都相继失灵……你很可能见了他也认不出他了。总之,仅就肉身而论,这个史铁生早就不是那个史铁生了。你再说“那已经不是我了”还有什么意思?   十五   可是,你总不能说你就不是史铁生了吧?你就是面目全非,你就是更名改姓,一旦追查起来你还得是那个史铁生。   好吧你追查,可你追查根据着什么呢?根据基因吗?据说基因也将可以更改了。根据生理特征吗?你就不怕那是个克隆货?根据历史吗?可书写的历史偏又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你还能根据什么?根据什么都不如根据记忆,惟记忆可使你在一具“纵使相逢应不识”的肉身中认出你曾熟悉的那个人。根据你的记忆唤醒我的记忆,根据我的记忆唤醒你的记忆,当我们的记忆吻合时,你认出了我,认出了此一史铁生即彼一史铁生。可我们都记忆起了什么呢?我曾有过的行为,以及这些行为背后我曾有过的思想、情感、心绪。对了,这才是我,这才是我这个史铁生,否则他就是另一个史铁生,一个也可以叫做史铁生的别人。就是说,史铁生的特点不在于他所栖居过的某一肉身,而在于他曾经有过的心路历程,据此,史铁生才是史铁生,我才是我。不信你跟那个克隆货聊聊,保准用不了多一会儿你就糊涂,你就会问:哥们儿你到底是谁呀?这有点儿“我思故我在”的意思。   十六   打个比方:一棵树上落着一群鸟儿,把树砍了,鸟儿也就没了吗?不,树上的鸟儿没了,但它们在别处。同样,此一肉身,栖居过一些思想、情感和心绪,这肉身火化了,那思想、情感和心绪也就没了吗?不,他们在别处。倘人间的困苦从未消失,人间的消息从未减损,人间的爱愿从未放弃,他们就必定还在。   树不是鸟儿,你不能根据树来辨认鸟儿。肉身不是心魂,你不能根据肉身来辨认心魂。那鸟儿若只看重那棵树,它将与树同归于尽。那心魂若只关注一己之肉身,他必与肉身一同化作乌有。活着的鸟儿将飞起来,找到新的栖居。系于无限与绝对的心魂也将飞起来,永存于人间;人间的消息若从不减损,人间的爱愿若一如既往,那就是他并未消失。那爱愿,或那灵魂,将继续栖居于怎样的肉身,将继续有一个怎样的尘世之名,都无关紧要,他既不消失,他就必是以“我”而在,以“我”而问,以“我”而思,以“我”为角度去追寻那亘古之梦。这样说吧:因为“我”在,这样的意义就将永远地被猜疑,被描画,被建立,永无终止。   这又是“我在故我思”了。   十七   人所以成为人,人类所以成为人类,或者人所以对类有着认同,并且存着骄傲,也是由于记忆。人类的文化继承,指的就是这记忆。一个人的记忆,是由于诸多细胞的相互联络,诸多经验的积累、延续和创造;人类的文化也是这样,由于诸多个体及其独具的心流相互沟通、继承和发展,个人之于人类,正如细胞之于个人,正如局部之于整体,正如一个音符之于一曲悠久的音乐。   但这里面常有一种悲哀,即主流文化经常地湮灭着个人的独特。主流者,更似万千心流的一个平均值,或最大公约数,即如诗人西川所说:历史仅记录少数人的丰功伟绩/其他人说话汇合为沉默。在这最大公约数中,人很容易被描画成地球上的一种生理存在,人的特点似乎只是肉身功能(比之于其他生命)的空前复杂,有如一台多功能的什么机器。所以,此时,艺术和文学出面。艺术和文学所以出面,就为抗议这个最大公约,就为保存人类丰富多彩的记忆,以使人类不单是一种多功能肉身的延续。

精神寄托 - 相关资讯

新华社评论员:伟力凝聚激发奋进豪情——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 听取国庆70周年庆祝活动总结报告时重要讲话精神之一 新华社评论员:伟力凝聚激发奋进豪情——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 听取国庆70周年庆祝活动总结报告时重要讲话精神之一

.TRS_Editor P{}.TRS_Editor DIV{}.TRS_Editor TD{}.TRS_Editor ...

“好政策让村民过上好日子”西夏区“精神扶贫”活动今日启动 “好政策让村民过上好日子”西夏区“精神扶贫”活动今日启动

  宁夏新闻网讯(记者 石卿)10月17日,是我国第6个扶贫日,也是第27个国际消除贫困日。10月15日,第六届“中国扶...

宁夏党委常委会会议传达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民族团结进步表彰大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 宁夏党委常委会会议传达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民族团结进步表彰大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

  10月9日,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常委会召开会议,传达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民族团结进步表彰大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研究贯...

做爱国主义精神的践行者 做爱国主义精神的践行者

  据“中国票房”数据显示,截至10月6日7时20分,《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攀登者》三部影片合计票房已经突破40...

红色精神闪耀新的时代光芒 红色精神闪耀新的时代光芒

  近日,《星火燎原》精选本图书出版,在部队官兵和社会各界中持续引发关注和热议。大家表达了对这部图书的热爱,认为学习《星...

体育时评:有一种精神叫女排不言败 有一种自豪叫祖国在心中 体育时评:有一种精神叫女排不言败 有一种自豪叫祖国在心中

  新华社北京10月2日电体育时评:有一种精神叫女排不言败 有一种自豪叫祖国在心中  新华社记者李丽、谭畅  国庆前夕,...

中国人的故事|火箭精神:时刻归零,迎接更大挑战_新闻频道_中国青年网 中国人的故事|火箭精神:时刻归零,迎接更大挑战_新闻频道_中国青年网

【来源:宁夏新闻网】

【70年70城】记住延安!在这里,“延安精神”绽放新时代 【70年70城】记住延安!在这里,“延安精神”绽放新时代

【来源:宁夏新闻网】

弘扬伟大斗争精神增强干部本领【时评】 弘扬伟大斗争精神增强干部本领【时评】

据新华社消息:在2019年秋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中青年干部培训开班式上,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

牢记初心使命发扬斗争精神走好长征路 牢记初心使命发扬斗争精神走好长征路

从9月16日开始,为期4天的第二批四川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党员干部(三台县)集中学习(电视电话)研讨会在梓州大剧...

传达学习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 传达学习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

  宁夏新闻网讯(记者 杨丽) 9月26日,宁夏回族自治区主席、政府党组书记咸辉主持召开政府党组会议,传达学习习近平总书...

[视频]【“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进行时】重庆:重温革命精神 牢记初心使命_CCTV节目官网-CCTV-1_央视网(cctv.com) [视频]【“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进行时】重庆:重温革命精神 牢记初心使命_CCTV节目官网-CCTV-1_央视网(cctv.com)

【来源:宁夏新闻网】

文化人气榜

01 玉妃媚史 玉妃媚史 热度:145934
02 四川大学图书馆 四川大学图书馆 热度:112345
03 华北理工大学 华北理工大学 热度:110540
04 浙江财经大学 浙江财经大学 热度:109123
05 计算机应用基础 计算机应用基础 热度:57923
06 少年jump 少年jump 热度:57670
07 杨梅节 杨梅节 热度:57488
08 湘潭大学兴湘学院 湘潭大学兴湘学院 热度:56518

精神寄托 - 相关图片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