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20

在成都,当个有梦想的鞋业人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Young   

深读特约作者

打赏小编
一、患胰腺癌的老鞋业人蒲志强 2018年成都的夏天似乎没有往年那么热,年近50的华琳杰女鞋老板蒲志强躺在四川省肿瘤医院外科大楼14层的病床上,室内的空调冷风让他感受到的不是凉爽,而是阵阵寒意。 最近一年多来,他常常感觉后背隐隐作痛,一直以为是工作累到了就没太在意,直到半个月前,半夜里他被后背的一阵抽痛痛醒,持续的疼痛让他满地打滚,实在忍不住才去到医院检查,却被医生告知胰腺癌晚期 蒲志强是资阳...

一、患胰腺癌的老鞋业人蒲志强

2018成都夏天似乎没有往年那么热,年近50的华琳杰女鞋老板蒲志强躺在四川省肿瘤医院外科大楼14层的病床上,室内的空调冷风让他感受到的不是凉爽,而是阵阵寒意。

最近一年多来,他常常感觉后背隐隐作痛,一直以为是工作累到了就没太在意,直到半个月前,半夜里他被后背的一阵抽痛痛醒,持续的疼痛让他满地打滚,实在忍不住才去到医院检查,却被医生告知胰腺癌晚期

蒲志强是资阳人,26岁时就来到成都打工,第一份工作是在九眼桥的川南皮鞋厂打工,从学徒到设计师,他在这个行业干了二十多年,换了近十家工厂,算得上是这个行业发展的见证者。直到三年前,看到网销市场生意火爆,而且投资不大,他就从鞋厂出来自己开了个网单工厂,自己做设计,自己当老板。一开始,由于自己并不懂网络,也没有客户积累,生意非常艰难。2017年,生意慢慢开始有些好转,却遭遇了史上最严的环保大检查,厂房被关了,生意也停了。

今年初,他重新找了一个小厂房打算重新起步,花了好几万去开发今年秋冬的款式,正准备要大干一场的时候,却遭遇了这样的灾难。老蒲有三个孩子,大儿子刚大学毕业,在厂里帮自己打下手,另外两个双胞胎女儿才上小学四年级。早些年打工挣的钱也就仅够养家,加上前两年开厂不但没赚到钱,反而把积蓄赔光。而这次大病,才十多天的时间,就花了十来万,让这个原本就不宽裕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老蒲说,作为一个鞋业人,看到这几年成都鞋业产业的大幅度下滑,很难受,一直期望用自己的二十多年的经验去服务好卖家,用自己哪怕只有一丁点的努力,给这个产业带来一些不一样东西。但是,目前,这些愿望因为这一场大病,看样子就要落空了。

成都鞋业的圈子是个重情义的、团结的圈子。不少鞋业老板听说了老蒲的遭遇,纷纷在水滴筹上面给给他捐款,短短三天的时间,老蒲发在水滴筹上面的筹款项目,已经获得了400多次转发,900多笔捐款,款项金额3w多,虽然距离20万的筹款目标还远,但这个20多年从业经验的鞋业人、这个四川汉子的心里,感受到的是来自四川鞋帮人的关爱。

蒲志强正在水滴筹发起筹款治疗,敬请扫描二维码支持

二、成都四大调楦师傅李永川

夏日、午后、炎炎烈日。

梦煜鞋业的李永川在在李家祠公交车站等车,太阳的烘烤让原本有些发胖的他满头大汗,他向一家银行递交的申请贷款二十万,银行通知他下午过去办理面签。

老李在成都鞋业圈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人物了。1996年的时候,22岁的他已经做到正大饲料的高级管理层了,却因为一次工厂内的打架斗殴事件自己路见不平被工厂辞退。后来投身鞋厂,从学徒开始,由于年轻又聪明肯干,别人需要学几个月的上案,他3天就成了熟练工,后来工厂又学车工,也是只花了几天时间就成了高手。到2006年,32岁的老李把鞋厂几乎所有工种都干了一遍,而他最受人夸赞的,是他调楦的手艺。由于老李在行业里干的时间长,又爱学习和思考,经过他的两只手调出来的楦头,舒适度极高,版型堪称完美。不少知名的工厂和一些大型的外单厂都纷纷邀请他亲自去帮他们调楦,他也被业内人士成为成都四大楦师。

2006年,觉得各方面条件都比较成熟了,又看好当时正蓬勃发展的中国女鞋之都,老李毅然的辞掉原本收入不错的工作出来单干。前几年还算顺风顺水,到2013年,工厂里有接近四百号工人,自己工厂一年产量都有二十万双鞋子,外面还有几个工厂专门给老李代工。而老李也最擅长开爆款,这几年成都做得最好的一些淘宝品牌和天猫店,包括阿么女鞋等几乎都卖过他家的鞋子。

然而,由于老李只和大卖家合作,到2014年,他在和一家天猫品牌合作时候,对方因为要上活动,让老李大量备货,后来活动被终止,老李的200多万的货被积压了下来,加上之前还有不少被拖欠的应收款,老李在这一年直接亏损近400万。

老李算是栽了个大跟斗,而这个跟斗栽下去之后,时隔三四年都还没能恢复元气。终于在今年,老李决定重出江湖,开发了几十个他认为会很好卖的秋冬长靴,准备贷款来大干一场。

这几年,外销不好做了,市场单又下滑严重,电商单受广州、温州的冲击很大,鞋厂越来越不好做了。当年和老李同时期起步创业的三四十个同行,如今只剩下了三四个还在坚守。老李不愿意放下自己这二十多年积累的经验和手艺,说要成为重振成都女鞋的力量!

三、成都最大淘品牌阿么肖龙

连续多年销售额过亿元的阿么女鞋已经成为了西南地区最大的女鞋淘品牌。创始人肖龙出生于大巴山深处的巴中的一个小山村。2009年大学毕业后,肖龙发奋要改变家族命运和贫困的家庭现状,东拼西凑借了三万块开公司,当时正是电子商务快速崛起的时期。肖龙看中做电商的资金门槛低,而且自己又学的是这个专业,看到成都的女鞋产业发达,肖龙决定在淘宝开店卖女鞋。

那时候的淘宝还是个蓝海市场,国内真正会做电商的人还不多,阿么快速的发展了起来。2010年淘宝开启团购模式,上线聚划算,阿么算是第一批用好了聚划算流量的女鞋品牌,加上一直重视品质和服务,很快,阿么女鞋的年销量就过亿,成为了西南地区最大的女鞋淘品牌。

然而,这几年成都工厂的原创开款的优势正在被广州和温州的成本优势所取代。肖龙认为,广州原材料成本低、工厂技术革新速度快,导致广州的产品无论做工和成本都优于成都,而温州人专注、仿版能力强、管理细致,也让温州产品在成本上胜出成都不少。就在不久前,肖龙刚出差温州去和一家大型工厂谈定了合作,今年阿么在温州的出货量将不低于100万双。

肖龙认为,这几年成都女鞋受环保等大环境影响,厂家们在创新和升级上缺乏动力,需要重振行业的兴旺,还得花一些时间。到那个时候,阿么还是愿意回来继续和我们成都的工厂合作的肖龙说。

四、C店卖家路哥

淘宝C店卖家路哥下午时分到蛟龙港一家工厂看款式。

路哥是个电商老卖家了,2011年,他从大学毕业后就开始在淘宝上卖鞋子,那时候淘宝规则还比较简单,基本上一个款式放到店里,随便刷两单就能卖。但那时候路哥还是小路,人年轻,比较贪玩,一个月赚个两三万就想休息一下,就这样做做停停,一年轻轻松松也能赚到二十来万,生活过得很潇洒。

然而,好景不长。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路哥发现店铺的订单一天一天的开始变少了,从开始的每天二三十单慢慢的变成十来单、三五单,到后来,干脆一单都没有了。问了很多同行,大家差不多都遇到类似的情况。淘宝的规则一直在升级,而他们之前简单粗暴的方法已经开始没有效果了。

又过了一年多,眼见着前几年赚的钱花得差不多了,店铺也几乎成了个死店,而这时候的路哥也结婚有了孩子,养家的压力大了起来。这时候路哥经人推荐去参加淘宝专业运营的学习。学习之后的路哥的确变得专业了,会店铺定位、会选款、会自然搜索、会开直通车,也学会了数据分析。

去年10月,路哥的一个款式突然爆了起来,一天能卖三四百单了,这时候,他突然发现每天要求退货的比咨询下单的还要多,路哥把买家退回的鞋子拿回来检查,才发现厂家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材料换了。

原本按照这个发展趋势,路哥就凭这个款式,去年也能赚近百万,厂家偷换材料直接把这个款给做死了,路哥这一战,不但没赚到钱,反而把前期投入的几万块推广费都赔了进去。

今年,路哥准备大干一场,但他从此再也不相信任何平台了,他直接找到一家实力和服务他都很认可的工厂合作。

这几年成都市场下滑,和平台不作为有关。路哥认为,当市场失去了合理的管理和引导,价格虚高、不诚信的行为当然会大行其道。

五、找米斗的一群八零后

2018年7月12日下午,找米斗成立2周年;李文彬带着一群八零九零后,在他们位于汇都皮革市场的概念店门口迎接前来道贺的来宾。找米斗CEO李文彬和汇都皮革鞋材城总裁李启军先生一起宣布,找米斗正式入驻汇都开始双方的战略合作。

作为鞋二代的李文彬,家人在鞋业打拼多年,让他从小就对鞋业贸易很熟悉,大学时就开始创业做鞋业贸易。在启动找米斗项目前,李文彬已有近10年鞋业贸易从业经验,因为这样的经验让他更明白传统鞋业的痛点所在。

这家刚创办仅有两年的新公司目前已经拿到A轮融资,估值过亿。上线一年多来,找米斗服务制鞋企业超过10000家,合作的制鞋原材料商家近6000家,平台交易额近1.2亿元。因为这样的成绩,也受到部委、省、市、区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

在创立找米斗两年多以来,最让李文彬印象深刻的还是2017年的夏天,环保风暴在成都鞋业的历史留下的重重一笔。

在工厂大面积停工,成都本土鞋业供应链遭到严重打击的时候,找米斗在这次史无前例的环保整治下,通过互联网平台的优势,为成都鞋业作出一些实实在在的贡献,让成都的鞋厂不在为开发、资讯、原材料等问题而烦恼。

这次环保督察工作对成都鞋业来说,是一次磨难,也是一次机遇,也让李文彬更加坚信自己做的事情是正确的。

互联网+鞋业结合,从问题的根源供应链入手,为行业带来改变。

六、伙拼云商的陈耀键

在进入成都女鞋行业之前,陈耀键算是一个资深互联网创业者了。早年在媒体工作的他,是互联网早期的深度用户,后来在重庆创业做人人斑竹网。在他的创业故事里,价值两个字是重复率最高的关键词。他认为,在互联网上,用户的每一个行为,背后都是需求在驱动,而作为平台,满足用户需求才是价值的体现。

然而,进入成都女鞋行业三年时间,陈耀键见证了这个行业由兴旺到衰落的过程。

三年前,国际商贸城做生意的厂商有3000多家,现在只剩下不到1000家;三年前,集聚在新都、武侯、双流的女鞋电商卖家超过2万户,现在只剩下了8000户左右;三年前,成都女鞋占淘宝女鞋销售份额28%左右,到今年年初的数据,已经不足8%

这三年时间,他看到不少在这个行业里面打拼了十多年的厂商老板,在面临生意下滑无能为力,抱憾离开这个行业,也看到不少原本对未来充满了期望闯入电商行业的小卖家,在花了大量的推广资金后,因为货源不稳定或者厂商服务能力欠缺而导致流量下滑成为死店

宏观经济的下滑并非成都女鞋产业下滑的唯一原因。陈耀键认为,原材料成本高、资讯落后、管理粗旷、工艺落后以及在产量不断下降的同时经营成本还在不断攀升等都是导致行业越来越萧条的重要因素。

要解决这些的问题,首先得解决行业信心的问题,所以,陈耀键带领团队在5月初上线了伙拼云商女鞋网销货源平台(www.huopin.cn),通过在线交易的方式,保障交易双方的交易安全,同时,联合行业协会和找米斗公司共同发起产能共享,让因为环保或者搬迁导致停产的工厂能正常出货,8月初,伙拼云商再一次改版,优化用户体验的同时,通过风格标签、以图找款等创新功能,提升中小卖家的生存力。同时,伙拼云商还在武侯鞋都建立了一个电商孵化基地,以公益的形式培训电商卖家的实操技能,为女鞋产业输送更多优秀的人才。

而最近,陈耀键还奔走于各个行业、政府部门以及其他平台,呼吁为成都女鞋行业提供更好的产业配套和政策。

第一步先让这个产业能活下来,通过各种方式降低厂商成本、提升销量,然后,再通过对管理、运营能力、技术、工艺和设备的升级,来增强这个行业在国内同行中的竞争力,让行业活的更好。陈耀键说。

伙拼云商

货源批发平台

http://huopin.cn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宁公网安备 64010402000063号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