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在线2016-11-27

幼儿园费用那么高 学前教育该不该划归义务教育?

宁编NX0038   

深读特约作者

打赏小编
《齐鲁晚报》近日刊发民办幼儿园:入园费比房贷都高一报道引关注。入托难问题近年来饱受舆论诟病,公立不足私立太贵、政府资源分配不均等问题成为争议焦点。随着二孩时代的来临,幼儿园荒必将进一步给中国学前教育带来压力。呼吁政府在发掘二孩红利的同时,进一步加大学前教育投入,特别是平衡财政分配,真正把教育资源惠及各个群体身上。文章配图均据网络  缺口大:幼儿园可财政填补兴建 师资培养非一朝一夕  从整体上看中国...

《齐鲁晚报》近日刊发民办幼儿园:入园费比房贷都高一报道引关注。入托难问题近年来饱受舆论诟病,公立不足私立太贵、政府资源分配不均等问题成为争议焦点。随着二孩时代的来临,幼儿园荒必将进一步给中国学前教育带来压力。呼吁政府在发掘二孩红利的同时,进一步加大学前教育投入,特别是平衡财政分配,真正把教育资源惠及各个群体身上。

文章配图均据网络

  缺口大:幼儿园可财政填补兴建 师资培养非一朝一夕

  从整体上看中国幼儿园荒的现状,一是数量不足,而是配套师资力量欠缺。

  《中国青年报》近日刊发西南大学教育学部教育政策研究所教授李玲等人的联合研究论文指出,全面二孩政策2016年实施以来,将从2019年开始对学前教育阶段的适龄幼儿规模产生影响,特别是到2021年,适龄儿童规模将达到峰值,或接近5800万,比现在增加1500万左右。

  但面临的现实是,届时幼儿园数量或出现进一步严重缺口。《2014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4年全国共有20.99万所幼儿园,但预计到2021年,我国学前教育园舍需求量将达到最大值31.95万所,相比而言,缺口约11万所。除了幼儿园的不足,幼儿教师和保育员也将面临缺口压力。教育部曾公布的2014年我国学前教育幼儿教师及保育员总量约为239.5万人,但据研究指出,到2021年,政府或需补充335.6万名教师及保育员。

  不止是未来几年,当前学前教育在幼儿园数量、师资配备上已经展现出许多矛盾。根据2014年全国幼儿园数量及2016年的学前教育园舍需求量,缺口已经达到近1.66万所;在师资方面,较2014年,2016年仍需补充约87.37万名的专任教师和80万名保育员。

  分析看来,暂且相信政府将在学前教育进一步扩大投入,幼儿园数缺口或可以通过财政投入在短时间内填补,但几百万师资力量却并不能保证在三五年内培养起来,这当中,涉及到大学的专业教育,毕业生兴趣选项,以及幼儿教师薪资分配等诸多问题,培养效果恐不乐观。

  不公平:公、私立幼儿园财政分配不均城乡差距被拉大

  具体来说,中国学前教育还存在严重资源分配不均等问题。

  在许多城市,幼儿园一般有公立、企业、私立等类型,公立幼儿园又根据不同资质被区分为示范园、一类、二类、三类4种等级。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宋映泉博士近期通过媒体指出,中国学前教育财政投入目前仍以投入公立幼儿园为主、投入机构为主、投入硬件为主。据其估算,2010年以来中央财政在学前教育投入约900亿,但至少90%投入了公立幼儿园。

  财政投入向公立幼儿园的偏聚,吸引了更多优秀教师转向公立幼儿园,同时因价格更低(有的甚至月均只有几百),成为民众青睐的选项。但因数量有限,却最终只能服务于少数人,这些人中间,或许是关系户,或许是有钱人,廉价的幼儿园并未向更多真正有需求的普通民众敞开大门。

  相比而言,私立幼儿园没有大量的财政资金支持,却要负担更大的收学压力。数据显示,2010年以来,对入园儿童增量的主要贡献来自于民办幼儿园(约70%)。20132015年间,这一贡献更为突出,有90%的增量是由民办幼儿园提供。同时,私立幼儿园普遍面临师资力量短缺的问题,隔三差五换老师成为常态。

  所以在舆论抱怨私立幼儿园费用水涨船高的时候,他们确实也面临着很大压力,园区的房租要交,老师的工资要付,教育固然应有公益性,但没有补贴的私立幼儿园如果要生存,就不能放弃高昂的入园费。

  资源分配不均绝不止于此,更大的差别还体现在城乡之间。

  2010年以来,包括中央的900亿元,加上地方财政投资,六年以来的学前教育投资达近5000亿元,但主要流向仍以城市为主。有学者估算,目前全国仍有1600万幼儿没有幼儿园可上,而这些孩子主要来自农村。

  比农村境遇更尴尬的是随父母在城市的打工子弟们,公立幼儿园上不去,私立幼儿园费用太高,只能选择在一些非资质的黑幼儿园就读。一位在北京工作的女士在和快评社谈及该问题时还指出,现在有许多非幼儿园办学资质的培训机构也做起相关生意,开设各种针对幼儿的班,希望分羹这块大蛋糕。可见,幼儿园市场缺口、财政分配不均及政策监管不力等因素给各类学前教育机构留足发展空间,但同时也带来各类质量、安全隐患。

  他山石:德国幼儿园收费很随意关键看家长有没有钱

  由此可以看出,当前入托难最敏感的其实并不是缺口问题,而是不公问题。近年来,在学前教育方面,政府财政投入逐渐加大,但并没有把钱真正落实到弱势群体身上,反而促成了更大的差距。

  缩小这一差距的方法并非没有,这需要政策积极面对现实,调整方向。有学者提出几条出路可供借鉴。例如增加公立幼儿园。过去几年,财政资金大批涌入公立幼儿园,除了补贴师资,校内建设,新建的公立幼儿园数量远远不足;再或者适当平衡公、私立幼儿园财政补贴,进一步提升民办幼儿园师资水平,降低入园费用;鼓励各类型私立幼儿园的的合法建设,加强市场竞争,促进入园费合理化。

  此外,在学前教育方面,许多发达国家的经验可谓他山之石。

  旅居奥地利多年的华商王铭四个月前刚喜得千金,他向快评社介绍了奥地利在相关方面的政策奥地利幼儿园亦有公立、企业、私立等类型之分,但具体去哪里就读,往往由政府部门(MA10)根据幼儿出生情况、父母工作、经济水平等进行安排(一般在住址附近几家中进行挑选)。家长可说服政府改变相关安排,但要出具充分理由;入学方面,家长需要在每年的年底去政府部门进行提前登记。王铭称,奥地利的幼儿园入学时间主要是根据家长在产后拿到的带薪产假情况来定,比如其妻子的带薪年假是15个月,自己是3个月,那孩子就可以在出生18个月后入学;而在费用方面,奥地利在教育领域除了民办的特殊学校,从学前教育到一般性大学毕业不需要缴纳学费。

  而在德国,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德国幼儿园大致可以分为公立幼儿园、教会幼儿园、企业幼儿园和私立幼儿园。适龄幼儿的父母可以根据自身实际情况来选择。除了私立的以外,其他幼儿园的收费主要依据父母的收入而定。父母年收入在45000欧元以上的家庭,入托费为每年1752欧元,没有收入或低收入家庭则是免收托费的,入托费不是直接交给幼儿园,而是通过教育机构转交,防止家庭状况不佳的孩子受到歧视。每个年满1周岁的孩子都有入托的权利,通常是就近入托。倘若父母想要孩子去更高质量的幼儿园就读,则可以选择私立幼儿园,只要肯掏腰包即可。

  快评社据此求证了旅居德国的《欧洲时报》德国分社主编方勇,他表示确实如此。他还补充指出:在德国,3岁以前想要进入公立幼儿园还是比较难的,但是3岁以后,法律规定必须入托。

  看了欧洲个别国家的案例,恐怕国人又要羡慕了。但要知道,欧洲发达国家普遍都是高福利国家,有充分的财政支持教育,这对于拥有14亿人口的中国来说,目前还很难达到。但是重要的一点借鉴意义在于:中国是否应当把学前教育纳入到义务教育领域?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诚如许多呼吁声指出,学前教育是基础教育的必需品,其社会公益性决定了学前教育资源理应均衡惠及每个老百姓的子弟。如果让学前教育背离社会公益性,变成更为商业的盈利机构,只能说明政府在学前教育办学方面仍存职责缺位。

投稿